傳歐盟領導層首討論應對北京問題 擬設期限要求兌現貿易承諾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路盲|陳頌紅網誌

2019-3-21 14:00
字體: A A A

半年前,訂了一間位於上環的私房菜,為朋友慶祝生日。由於忘了在出發前上Google Map看街道實景,到了上環之後,繞了兩個圈仍未找到那楝大廈,便向手機的導航系統求救。開啟路線圖之後,一直跟隨著指示走,但眼前明明是路的盡頭,導航卻指示目的地就在盡頭的後面,該怎麼走過去?結果還是向真人求救,走進一個迷你商場問店員,有幸遇到一個熱心年輕人,他隨即把店鋪的門鎖上,親自帶我去。

導航系統靠不住,已非第一次。某年在台灣找一間網民推薦的餐廳,跟著手機指示走,繞來繞去都找不到,惟有乘的士前往。

過度倚賴手機導航,輕則迷路,嚴重的,後果卻可以很嚇人。二o一二年,三個日本學生去澳洲自駕遊,他們跟著導航行駛,結果駛入了太平洋(《紐約時報》)。二oo九年,一個英國男子跟從車上導航系統指示,駛入一條陡峭小路,並一直往前行,結果幾乎連人帶車衝落百尺懸崖,幸好有驚無險。不過他的車子掛在懸崖邊緣,要勞動消防員幫忙,最後更被警方控告不小心駕駛(BBC網站)。還有很多類似例子:跌進湖裡、駛入公園、撞上行人路,都是因為太信任導航之故。

倫敦大學學院的研究指出,現代人經常利用手機或車上導航系統前往目的地,雖然方便,但有可能令腦部某些區域縮小,長久下去,有可能退化。研究人員對一批導航使用者及非使用者進行腦部掃瞄,發現非使用者在尋找目的地時,腦裡面的海馬區及前額葉皮層特別活躍。海馬區負責呈現路線,而皮質層則負責決策,決定要怎樣走。但那些使用導航的受試者,腦裡面這些區域都靜止不動,沒有任何變化。負責該項研究的Hugo Spiers認為,導航系統會破壞我們對周圍環境的注意力,相信電腦也不相信自己眼睛,失去應有判斷力,變成路盲。

(圖片來源:Google Maps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2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貿易戰】特朗普稱即使達成協議 仍會維持關稅確保中國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