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旗區徽設計師何弢逝世 林鄭盛讚設計藝術領域成就超卓

畢秋水

-歷史無限Loop

愛在歷史的漣漪中,把juicy蛛絲織成扇,揭開與當下諸事的牽連。

西灣河逃駒記|畢秋水網誌

2019-3-31 10:00
字體: A A A

上週屯門騎術學校發生罕見的走馬事件。一匹白毛棕身的小馬在「放風」期間撞毀圍欄,走出騎校,輕鬆踱步數百米往屯門美樂輕鐵站,更與一輛新界綠的並駕齊驅。最終騎校職員於附近公屋公園尋回失馬,把牠帶回馬房,有驚無險。

馬匹「投奔自由」其實並不出奇。傳奇馬評人簡而清於近三十年前寫下了《香港賽馬話舊》一書,他在書中就記錄了兩宗馬匹逃走事件。

據簡而清憶述,於業餘賽馬時代的一個清晨,騎師楊必達要操練一匹火氣十足,名為「黎沙」的惡馬。楊在快活谷馬場大鐘樓下的沙圈小心翼翼上馬後,「黎沙」立即發狂,避開跑道,調頭奔向馬場出口,直衝上皇后大道東斜路,走到灣仔街市嗅到青菜香後才願意停下來,嚇得工作人員魂飛魄散。

另一次,一匹叫「獲利」的烈馬,趁鞍上無人,馬伕不留神之際,掙脫了韁繩猛跑。馬兒先闖出快活谷,再沿當時尚未填好維多利亞公園的高士威道直奔北角,再上鰂魚涌,末段猶有餘勁,捱至西灣河,馬拉松跑畢,才被人捉拿回府。

撒開蹄子跑過歡,幸好「黎沙」和「獲利」的出走沒有釀成意外。

在未有汽車的年代,馬路的確是為馬車、人力車和轎夫而設的。而直至八十年代未,每當快活谷有馬跑,就會見到出賽馬匹乖乖的從山光道斜路頂的馬房(今已改建為馬會會所)行落馬場。不過隨快活谷馬場於九十年代中擴建後增添馬房設施,這片可愛的城市風景就從此消失。

(原文刊於《am730》,圖片來源:蘋果動新聞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3月31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公園。酒店|生活旅客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