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仔日記∣白皮書真正底牌  先廢特首後普選

強世功「愛國神功」護體 怪論反擊大律師公會

2014-6-19 02:09
字體: A A A

正當法律界正籌辦黑衣遊行抗議《白皮書》破壞三權分立,以及對律師會會長林新強提不信任議案之際,《白皮書》撰寫人之一、中國的法學者強世功日前已發表文章反擊大律師公會。強世功在題為〈全面管治權與治港者的文化戰爭〉的文章中質疑,「大律師公會怎麼會在如此簡單的問題上產生誤讀呢?」

他批評,公會「草率」、「可能有一點政治化傾向」。

他並明確表示,「愛國問題其實就是政治效忠的問題。」

結合其「《一國兩制白皮書》解讀」系列全部三篇文章,兩地矛盾已被定性為不再限於經濟和政治,還包括文化。因此,大律師公會和法律界的不滿,亦自然「被」定性為「文化戰爭」,與「治港者」、「全面管治權」都無關。

強世功是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副院長、港澳研究中心執行主任,2004年至07年曾借調中聯辦研究部。今次的〈全面管治權與治港者的文化戰爭〉,是為「《一國兩制白皮書》解讀之三」。「《一國兩制白皮書》解讀」系列在財經網、新浪網、觀察者、CEO軍事網,以及香港《信報》網站均有轉載。

在〈文化戰爭〉一文中,強世功質疑,大律師公會對《白皮書》的批評「似乎不很專業」,並指《白皮書》所指的「治港者」「並非行政管治團隊,而是在國家政權意義上講所有的治港者,包括基本法中明確規定的行政長官、立法機關、行政機關和司法機關」。

「『政治體制』與『行政機關』是兩個不同的法律概念,這種區別在白皮書的論述中白紙黑字,寫得非常清楚。大律師公會怎麼會在如此簡單的問題上產生誤讀呢?香港和內地許多人都尊重香港大律師公會的權威地位,而這個權威地位就建立在非政治化的專業精神上。」

「如果大律師公會用一點點的專業精神,稍微認真一點閱讀白皮書,也許就不會將『政治體制』混同為『行政機關』,出現如此草率的批評。」

「不過,我相信大律師公會一定認真研讀了白皮書,不過在對待白皮書問題上可能有一點政治化傾向。」

強世功明確表示「愛國問題其實就是政治效忠的問題」。

他稱,「掌握公共權力的人,無論立法、行政和司法,都必須面臨政治共同體建立所必須面對的政治效忠問題,法官和大律師其實也不例外。在英國體制下,大律師中的領袖就是『皇家大律師』(按:應指御用大律師、Queen’s Counsel),效忠英國國王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此外,他亦以律政司司長袁國强以及律師會會長林新強的說法,指出「當1997年7月1日特區政府成立時,所有香港特區公職人員,包括大法官們,面對中國國旗和中國國家主席,宣誓擔任中國的特別行政區的公職時,香港公職人員的政治效忠應當是不言而喻的。」

「向一個國家的國旗和國家元首宣誓效忠,然而卻迴避甚至不承認『愛國』。這無疑是『香港特色』。」

但他又稱,「我一直希望中央在香港治理中小心翼翼地迴避『愛國』這個敏感問題,不要觸動香港人內心中的痛,真正尊重香港人的歷史,尊重香港人在中西文化衝突中面臨的政治認同的選擇難題,讓時間來彌合近代以來中西文化衝突中中國人心靈被撕裂的痛苦。」

「也許中央的治港官員們還不明白,在香港不談『愛國』,大家還能成為好朋友,好兄弟,一起喝酒做事,可一旦要討論『愛國』,就會出現嚴重的分歧,引發激烈的文化戰爭,傷害的是『兄弟情誼』。」

「今天,無論是行政長官普選,還是白皮書引發的爭議,其實不在於『全面管治權』,也不在於『治港者』,而在於『愛國者』這個問題。」

簡單來說,強世功試圖將大律師公會不滿司法人員被界定為「治港者」的一份子,擔心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無以為繼,都歸納為大律師公會「誤讀」、「草率」、「政治化」,甚至是「愛國」分歧的問題、是「文化戰爭」,總之就與北京中央試圖取得「全面管治權」無關。

他的「在我的理解中,香港的絕對多數人,包括法律界人士,甚至包括一些激進的反對派,其實在內心中都是愛國者,只是大家所愛的這個『國』在政治理念上有所分歧」一句,正好說明,作為《白皮書》撰寫人之一,都同樣對香港「誤讀」。

再者,貫徹《白皮書》的多個低級錯誤,〈文化戰爭〉一文稱英國的「皇家大律師」,「效忠英國國王乃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卻其實,在英國,御用大律師反對君主制並非新鮮事。例如,著名御狀Anthony Scrivener、Michael Mansfield及Geoffrey Robertson,均公開支持共和制。

此外,強世功稱「治港者」的意思「並非行政管治團隊」,卻始終解釋不到,為何《白皮書》會將「治港者」翻譯為「all those who administrate Hong Kong」和「Hong Kong’s administrators」。究竟,是翻譯出錯,還是大家都不夠他熟悉英文,對「administrate」、「administrators」有錯誤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強世功在「《一國兩制白皮書》解讀之二」〈中央治港理論與實踐差距〉之中提到《白皮書》「無疑展現了中央治港問題上的堅持主權立場和強調國家安全的『鷹派』思路,但是也忠實地記錄了『鴿派』思路在過往取得的成就」。

他警告:「如果中央治港的『鴿派』思路在香港得不到積極善意的回應,那麼在『鷹派』思路看來,白皮書中的這些文字或許就成了香港人忘恩負義的記錄,既忘了中央過往支持香港繁榮和法治的恩情,也背負了維持『一國』並捍衛國家主權和安全的大義。這反過來為『鷹派』思路的上升提供了最大的理由。」

「在未來的香港治理中,如果香港和內地溫和理性的力量成為輸家,而香港和內地的激進思路展開激烈對抗的話,那麼也許應了古老的格言,同室操戈、兄弟內訌是人類最大的悲劇。『一國兩制』的發展正處在歷史的轉折點上。」

強世功的「警告」,按其鋪排方式,其實有跡可尋。他在「《一國兩制白皮書》解讀之一」〈中央治港的硬實力與軟實力〉之中就提到,中央對港政策有所調整,由「香港回歸初期,中央希望加入WTO,急需要在國際上樹立良好形象」的「放任不干預政策」,到後來的「保持低調,做的多,說的少」。

惟他指出,「這種放任政策導致香港社會對『一國兩制』 和《基本法》的理解出現了偏離甚至錯誤的傾向,中央對港政策的善意得不到積極回應,以至於香港社會形成了『端起碗吃飯,放下筷子罵娘』的局面。中央給的好處統統都要,但反中央、反內地的聲音卻愈來愈高漲。」

「在這種背景下,中央意識到在香港問題上,不僅要做,而且要說。」

「可以說,中央對香港的治理正從法律、經濟和政治上的『一國』建構,逐步轉向文化、思想上的『一國』建構。」

在此脈絡之中,強世功把大律師公會對「三權合作論」的不滿,以至到港人對「全面管治權」的反彈,都視之為「誤讀」、「輕率」、「政治化」,繼而再收窄至「愛國」一詞的「文化戰爭」,可謂自然不過貫徹他在系列文章「之一」關於「文化、思想上的『一國』建構」的描述。

只恐怕,在低級錯誤充斥,在對港嚴重誤判(以至是刻意誤判)泛濫中間,「文化、思想上的『一國』建構」亦只得「文化戰爭」一途,對手斷不會限於大律師公會,而結果,並不會在於「建構」,只會在於「戰爭」。

(記者:隋定嶔|編輯:游清源)
(右圖原圖為BBC中文網圖片)

延伸閱讀  .   .  .

  • 新聞短打│白皮書作者現形 「權威解讀」出書動機
  • 《人日》出社論 《環時》借外媒 講香港白皮書
  • 即時點評:指港若無普選勢殃及北京 《環時》稱中央宜爭港人民心
  • 評港GDP再爆低級錯誤 白皮書水平中學生都不如
  • 即時關注│白皮書有售每冊5元 低級錯誤足本保留
  • 再揭《白皮書》嚴重低級錯誤
  • 白皮書指主要官員經選舉產生?毓民可以選一哥?
  • 袁國强「好有份量」地摧毀白皮書
  • 新聞短打│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宣布 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袁國強已「死」
  • 新聞短打│律政司司長袁國强打倒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袁國强
     
  • 即時關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系列文章目錄
  • 《「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區的實踐》白皮書全文
  •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9日 上午2:0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簡卓鏗網誌│簡卓鏗網誌│一個單車環球的香港故事:填不滿的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