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傳情網誌│為何要懂開心「窗」?

反東北新策 讀書圍警察

2014-6-19 04:12
字體: A A A

關於「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前期工程的撥款申請,拒聽民意的政府繼續一意孤行,星期五立法會再一次召開財務委員會會議之時,立法會大樓外再有示威,相信在所難免。一切到此,只好讀書。過去幾星期,和平地進入大樓大堂已經試過,被抹黑、滲透亦都試過。示威,的確須要範式轉移(paradigm shift)。

社運中人洪曉嫻和陳詩韻在facebook網站上發起的讀書會,很可能就是這個範式轉移:今個星期五,在警察面前來個包圍式讀書會,築起朗讀的反暴防線,在警察前面讀書。而事實上,以警務處對警務人員的訓練,以警務人員本身的學歷和知識水平,平和、缺少肢體動作的讀書會,實屬他們無法處理的情況。

相信,結果就是無論撥款申請通過與否,無論警方清場與否,都是雞蛋的一方贏,高牆的一方輸。

已在facebook上按下出席按鈕的,包括《字花》的鄧小樺、《號外》的張鐵志等。

大家都知道,上星期五,示威以警方暴力清場、或抬走或拖走或箍走示威者和記者、在警車上禁室毆打兼粗言恐嚇市民而告終。首先佔據輿論的,是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警務處處長曾偉雄,以至一衆親政府議員譴責示威暴力。

但警方派臥底滲透、煽動,立法會被警務處完全控制,又有穿上制服的警務人員親口證實他們是要製造混亂……這些情況,都隨即一一展現於公衆跟前。

在立法會外抗議「新界東北」,靜坐示威,到目前來說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一來,臥底滲透只會一再出現,而且警務處亦會在立法會的「同意」下一再清場。台灣立法院被市民佔令,繼而令兩岸服貿協議成功撤回,這些機會,已經不屬於香港。事關,香港的警察已經獲請進立法會大樓之內。

要令臥底無法煽動、要令清場行動無論如何都會輸掉公衆支持,就只有讀書會。(順帶卻又鄭重地特別一提,煽動本身已是刑事罪行,而臥底即使本身是警務人員,亦不會因為正執行臥底任務而享有刑事豁免權。)

洪曉嫻上星期清場之後,寫了〈衝擊、對國家機器讀書、清場〉一文。她寫道,上星期五防暴警察進場之後,從袋中拿出董啟章的《美德》,走到警察前面朗讀。有警察皺眉、有警察迴避她的眼神、有後排的督察問前排的警員聽了那麼久辛不辛苦,要不要換更……

當天洪曉嫻朗讀《美德》的經過已足以顯示,警員面對一個人讀書已有困難。包圍式的讀書會,很可能是警務處沒能力處理的事。

警方的訓練,令他們只講求紀律、講求命令,因此亦只能夠應付肢體式的衝突場面,只能夠視市民為滋事份子、為「堂口」中人去招呼。讀書,教他們如何處理?如何面對?

再說,如果參與讀書會的人數夠多,一來有以用曾鈺成形容的那種「攻城」式的衝擊難以成事,集會本身就變得難以再訴諸肢體行動。而且,警務處要清場,亦根本沒有理由:難道,大家聚集在一處公衆地方讀書,都要清場?清場,總須要合理理由。

就正如九七主權易手以降的兩次法律界黑衣靜默遊行,包圍式讀書根本就沒有可被清場的理由。

要是立法會秘書處的保安主管像上星期五般,再一次在警察「保護」之下宣告會議結束,要集會的市民散去,亦只會令大家覺得立法會再容不下民意。

如果警方放棄清場、清場不成,輸的是警務處、是一力推動「新界東北」的發展局、是特區政府;如果警方在沒理由下仍要清場,製造混亂,危害市民的人身安全,輸的,亦只會是警務處、是發展局、是特區政府。

事實上,「新界東北」的撥款已因為「零票議員」吳亮星以「無知即力量」的架勢主持會議,而擾攘多時,花在質疑他的利益衝突、質疑他主持會議的過程和裁決的時間,比什麼都要多。但在他罔顧《議事規則》和《財會會議程序》胡亂剪布之下,撥款申請獲表決通過,其實時日無多。

只有把示威範式轉移,才能夠在撥款申請在特區政府及親政府派議員的人頭暴力、制度暴力通過撥款之後,仍能讓保衛我城、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一方,立於不敗之地。即使政府「數夠票」通過撥款,大家以後都會知道這個政府窮得只有票,窮得只懂憑着「零票議員」的票去盲搶市民的家。

(記者:李文傑)
(原圖來自Debby Chan、Kitty Hung及「讀書防線」facebook專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19日 上午4:1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仔日記∣白皮書真正底牌  先廢特首後普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