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翔指大學校園討論須依法 被再三追問後終表明反港獨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無悔惻隱|陳頌紅網誌

2019-4-4 14:00
字體: A A A

假設你無意中發現,在一個地處偏僻的村落中,竟然有一間恐怖實驗室,裡面有十幾個被抓去的外國孩子,長時期被囚禁,原來他們都是殘酷實驗的白老鼠。你義憤填膺,組織了一隊志願軍,誓要把這十幾個可憐的孩子救出生天。你們荷槍實彈,偷入村莊,不小心遇上一些村民,他們看到你們手持武器,以為你們是恐怖份子,驚慌大叫,引起實驗室守衛注意。結果雙方激烈駁火,子彈橫飛,經過一輪慘烈槍戰,你們終於成功救出了十幾個孩子。但是,志願軍中有十數人卻在槍戰中死亡,還有村莊內不少無辜村民,當中也包括老人、孩子、孕婦,都因為中槍、中流彈而遇害。為了十幾個孩子,最後賠上幾十條人命,是否值得?

可能依然有人覺得值得。因為那些孩子實在太可憐,若不盡快營救他們,他們會繼續被可怕實驗折磨,然後一個接一個死在實驗室裡。稍為有血性的人,都會不顧一切去救他們。不過耶魯大學認知心理學的教授Paul Bloom卻有不同看法,他認為,「不顧一切」的慈悲,有時候容易鑄成大錯,害死更多無辜的人("The Atlantic”)。

他指出,我們常犯的通病,就是過於感情用事,被同理心影響了分析力。例如看到某個地方有小撮人受到迫害,因為感同身受,情緒被觸動,往往只看到眼前樹木,完全忘記它身處的森林。於是正義超人上身,覺得非要拯救他們不可,必要時,發動戰爭也在所不惜。到最後,看似是大愛的憐憫,卻製造了更多受害者。所以,為防止自己過度放大沒遠見的道德感,反而應退後幾步,令事件與自己惻隱之心有足夠距離,才可以清醒地衡量代價和後果。

似乎有道理。不過同理心、惻隱心,本來就是感性情緒,對與不對,未必可以一概而論。況且有時救人如救火,也不一定有足夠時間慢慢考慮。

(圖片來源:Documentary HD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4月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貿易戰】庫德洛指中國首承認竊取知識產權 特朗普計劃今日晤劉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