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兒童權利公約》小冊子僅配圖轉色黃變藍 港大學生會前會長質疑政治審查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處處可修行|陳頌紅網誌

2019-4-14 14:00
字體: A A A

林夕在他的《蘋果日報》專欄中說,在香港遇到好的士司機之比率低,所以每次乘的士,都會當成是一次修行,心裡面就沒那麼多埋怨。

這份無奈,令人想起張曉風在《雨荷》中寫:「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潮濕,那些無奈與寂寥,並且以晴日的幻想來度日。

香港人要修行,又豈止在的士裡?乘巴士、小巴、港鐵,一不被無禮乘客鬆踭推撞,一不因為司機開得太快而扭傷,也不見得不受氣。上館子吃飯,有時候遇著很有性格的老闆、侍應,被他們喝罵,付錢還得買難受,要在心裡面唸經才能撲熄怒火。逛時裝店,不幸遇著粗暴拉開你試身室布簾的客人,而且半句道歉都沒有,條氣都會頂住。下雨天走在街道上,短短幾十步路已經有十多把雨傘跟你格鬥,結果打著傘也濕透,少點忍耐力都不行。

即使不上街,留在家中,萬一樓上樓下是野蠻鄰居,同樣有得你受。連鄰居都沒有,理應清靜,錯。只要上社交網站留下蹤影,隨時有可能被人錯誤解讀自己的言行,最後慘遭鞭撻,看不見血的內傷才夠痛苦。

所以,在香港無時無刻都要在修行,實在不只乘的士那十數分鐘。

有一家茶餐廳,老闆娘從來不是善男信女,但由於多士和奶茶尚叫有點水準,久不久都會光顧。某天早上,一個女人帶著三個臉紅紅、汗流浹背,像是剛做完運動的小學生,走進來打算吃早餐。老闆娘喝住他們,說「桌子未收拾好,等一等」。可能女人和幾個學生熱得昏眩,又聽不清楚,便繼續往裡面走。老闆娘忽然凶神惡煞地大叫:「出去等啦!聽唔到咩?未執檯呀!唔識聽廣東話呀?」嚇得他們逃出餐廳,不敢再回來。那天之後,我也很久沒再去那裡。

黑面不要緊,要客人遵守合理的規矩都沒問題,但人家並非犯了什麼大錯,如此大聲呼喝,實在有性格得過了頭,怕怕。

(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4月1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家新聞】香港末日倒數中,大量湧現變色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