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巴黎聖母院起火 頂部三分之二地方焚毀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疫苗注射|姚啟榮網誌

2019-4-15 23:23
字體: A A A

夏天剛過去,迎來一個流感的秋季。三月份的患流感數字為一萬宗,較去年同期的三千宗,上升得頗為驚人。踏入四月份,直至十一日,已經錄得三千零九十二宗,說不定隨時打破三月份的紀錄。至於患流感死亡的人數,新州今年已有七人。這種病毒,可以說是殺人於無形,難怪聯邦政府的衞生局局長格雷格·肯特(Greg Hunt)呼籲澳洲人要接受疫苗注射。為了有效對抗流感,政府已經準備好六百萬支免費疫苗,等待國人注射。受惠人士包括年齡達六十五歲或以上的人士,懷孕的婦女、土著和托雷斯海峽(Torres Strait)的島嶼居民。托雷斯海峽島嶼,是屬於昆州的太平洋島嶼,是與澳洲本土的土著完全不同的社群。新州的六個月大的嬰兒到五歲之間的小孩,也特別受惠於州政府的資助計劃。

換言之,我們這一群不受惠於免費疫苗的人,就要考慮是否有此需要了。不過如果要自費在藥房購買疫苗,只不過花二十至二十五澳元左右,已經包括了注射的費用。即是不需要把疫苗帶走,立即跑回去找你的家庭醫生幫忙。新州的藥房一般叫做Chemist或者Pharmacy,大多數除了出售一般藥物外,也有為醫生處方配藥的櫃枱,由註冊的藥劑師處理。理論上,配藥的藥劑師叫pharmacist才是正確。Chemist倒是和化學的關係較為接近。不過新州大型的連鎖藥房,都叫自己做chemist。例如分店每區林立的Chemist Warehouse藥房,以warehouse為店名,就是以價格較其他藥房便宜出名。它除了出售一般的衞生護理用品、化妝品和維他命外,裡面當然附設藥劑師配藥,還出售國內旅客其中最喜愛的嬰兒奶粉。早前一段新聞報導,就播出一段錄像,內容是一間大型連鎖藥房,夜半開門,讓一羣旅客內進購買嬰兒奶粉。報導說他們得到優待,不需要日間到來。本來這樣的商業活動並非尋常,不過最重要的是有沒有因此影響奶粉的供應?一般的顧客有沒有困難購買奶粉?這間藥房這樣做,當然是為了圖利,而且在這個如此特別的時段開門給特別的小眾,大家自然議論紛紛。

去年全國有一千一百萬人接受疫苗注射,但無法完全阻止流感肆虐,死者七十三人,卻比二〇一七年的一千一百三十七名大大減少。大家會否對流感的關注下降就是政府的議題。如果過份輕率,今年流感的殺傷力也許會捲土重來,所以政府提出呼籲,目的是希望更多人注射疫苗,建立群體的免疫力(herd immunity)。一段在SBS電視台的短片,就道出這個道理:一個流感患者生活在沒有接種疫苗的人中間,流感的病毒就會迅速擴散。如果在這社群中有若干人已經接種疫苗,病毒依舊可以傳播。如果一個患者在一群已經完全接種疫苗的人中間,病毒就不容易擴散,也防止了疫種爆發,直接保護了這個社群。病毒的種類不同,所以病毒的疫苗每年也有不同。有些病毒容易擴散,例如最近爆發的麻疹(measles),是高度傳染性的病毒,有些專家認為需要群體中的約百分之九十二到九十四的人接受疫苗,才能有群體免疫力的效果。

那麼群體免疫力是否完全有效?那麼要視乎接種疫苗的人,是否平均分佈各區各社群之中。政府擔心的是有許多社群,例如新移民和對持懷疑態度對接種疫苗的一族,他們沒有受過疫苗保護,因此如果受到病毒感染,就可能會有小型社區的爆發。群體免疫力的作用也許就是防止病毒擴散,甚至能夠保護那些太年幼、免疫系統失調和身體太虛弱不能接受疫苗注射的人。

但不少人對疫苗的效果存疑,他們認為不能有效保護病毒的入侵。不過究竟他們如何得到如此的結論?德國的一個硏究指出,互聯網是其中一個傳播反對接種疫苗的平台。只要花點時間在谷歌搜索一下,就會得出許多相似的論述。到底疫苗接種是否有效?抑或這是個政府的陰謀?對抱著懷疑態度的人,自然不會輕易相信。聯邦政府於是在去年公佈最新法例,規定入學前孩童必須接受疫苗注射,達到基本的健康水平的要求。違例者的家庭援助將會減少,例如在新州每兩週減撥二十八澳元。

一個最初拒絕讓三個孩子接種疫苗的父親,最後讓步。三個孩子上學去了,他也能夠集中完成建造自己的房子。另外一個卻堅持繼續不接受疫苗注射。他們同樣提出一個能否自由選擇的問題。自由社會卻不能有選擇的自由,他們覺得諷刺,也無何奈何。不過話說回來,不為年幼無有足夠扺抗力的孩子注射疫苗,是否也是剝奪他們能夠健康生存的機會?如果他們得病,醫療系統當然要負起責任。所以說疫苗注射的背後,也有政府的財政負擔的計算。治療患者的費用,相信是疫苗的數千倍以上。

成年人接種疫苗與否,在澳洲這個社會,純粹是自由。我工作的地方,自從五年前已經為僱員提供免費疫苗注射。經過人生健康的高峰,希望倒數的日子中,能夠遠離病痛。接受了疫苗注射,好像流感沒有迫近過。不過我相信除了疫苗,自己也必須小心翼翼,避免在氣溫的轉變中染病。中學時我的國文老師曾經打趣說,人類應該來自外星,因為我們不像動物昆蟲,赤裸的身體不能抵擋氣候的自然變化。也許是他對的:面對那麼多的瘟疫,我們活得一點也不開心。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4月1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鮑彤:群體示威被中共政權力量打壓 六四慘劇仍不斷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