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樂陶僭建水池罪成 罰款兩萬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入境悉尼|姚啟榮網誌

2019-4-22 23:23
字體: A A A

不知道何時開始,即將降落悉尼的航機機艙內,已經聽不到機艙廣播這麼說:根據澳洲政府要求,進行一個消毒的程序。那時候廣播完畢不久,就看見機艙服務員手執一個金屬罐子,從機艙前端沿左邊的通道走到尾端,又沿右邊的通道走回前端,沿途在乘客的頭上不斷釋放壓縮氣體。機艙的廣播同時也提醒大家可能會引起的敏感反應。我坐着,看着機艙瀰漫近乎透明薄薄的氣體,心裡想究竟效果如何?是否每一班降落的航班必定會這樣做?如果我吸入了氣體感到不適又如何?不過乘搭了數次,看到大家處之泰然,沒有警恐,就知道大家都好像見慣了。沒有感受到什麼不適,就更好。但那些機艙服務員吸入過量的消毒劑,沒理由健康不受影響吧。至於是那一間航空公司,更不記得了,可能是國泰,或可能是澳航(Qantas),也可能是結業了的Ansett。Ansett航空當時沒有官方中文譯名,朋友打趣說叫「安息」就糟糕了。當然後來知道Ansett航空的正式譯名叫「安捷」。這間根據地在墨爾本,成立在一九三六年的安捷航空,已於二〇〇二年三月倒閉。

以前國泰和澳航都是往返悉尼的首選。如果要便宜一點,不妨考慮新加坡航空公司,但是必須停留樟宜機場。回悉尼的航班,乘坐過新航,其實也沒什麼問題。由於不是直航的關係,必須在香港比較早登機。晚上直航的飛機只需九小時,如果要途中在新加坡過境,所以下午就要離開香港了。在樟宜機場裡面四周逛逛,看看新科技產品,吃一點東西,很快便再度登機了。印象中身體已經很疲倦了,登機那一刻已是半夜,上了機,折騰了一會才安頓下來,才知道為了節省少許費用,原來更加辛苦。這數年機票價格下跌得很多,根本不需要乘搭新航了。在機場過境苦多於樂。其實我對機場裡的服裝珠寶的店鋪沒有甚麼興趣,只想逛逛書店。但書店只是眾多商鋪中的點綴。但在裡面翻一翻雜誌,看一看暢銷書的封面和名字,也容易打發時間。過境時買書可免則免,登機後飽食過一頓,根本便想去睡了,書丟下不顧,他日要重新燃起看下去的熱情,恐怕更難。結果這數年的往返,從來沒有在機場購買過一本書。

帶些好書回來,不應視作苦差。只是這個良伴有一定的重量,不能多帶。一般航空公司的經濟艙,手提行李的規定重量為七公斤,如果要帶書本,只能靠寄艙的三十公斤行李重量。過多了,就放進手提行李。不過以前航空公司沒有嚴格執行規定手提行李重量限制,所以很多人的看似小小行李喼內,載運的東西必然超過七公斤。現在在登機前,很多航空公司已經有應變之策:說為了安全,會再量度手提行李,以免超重。但是如果你是一個攝影愛好者,一部相機加鏡頭配件和後備電池充電器,差不多已接近三公斤。所以如何充分利用這七公斤,真是費煞思量。我們近數年外遊,其實已經沒有寄艙行李,只是攜帶一個手提行李喼放進日用品和簡單衣服,另外一個小背包裡放了相機和固定焦距一個鏡頭,不必受笨重的器材限制,盡量享受旅程中每一分每一秒。這麽輕鬆,的確只能購買少量書籍。

思想無罪,澳洲的海關不會注意你帶回來的是甚麼書。不過如果是過度淫褻或暴力的刊物,應該也不受歡迎。請記住,扺達悉尼之前,大家都會填寫一份攜帶入境物品申報卡,忠實回答卡上面的問題。許多禁止入境的東西,其實很普通,大家都不以為意。但沒有申報,嚴重違反者可能會遭到立即遣返。譬如食物方面,你可以攜帶咖啡、糕餅、麵包、巧克力和食油,但要申報茶葉、香料、米、果仁和奶類製品。中國人愛喝茶,自己喝也用作送禮,所以海關人員對茶葉其實已經不再陌生了。不過除非是很特別的茶,悉尼本地的茶店已經有許多品質優良的茶出售,只是價錢稍高而已。另外,除非事先得到許可,也禁止活植物和種子入境。個人的藥物當然不會禁止,但為別人攜帶就需要醫生的証明。

澳洲七號電視台(Channel 7)有一個三十分鐘特輯節目,不時連續數星期在晚間新聞前播出,叫做「邊境安全」(Border Security),內容是執法人員如何防止旅客或澳洲居民攜帶非法或未曾申報的物品入境,報導的地點包括悉尼機場、墨爾本機場和全國數個郵件處理中心。有一次我在悉尼機場入境,就看到七號電視台正在拍攝。一旁樹立了告示牌提醒閣下,如果拍個正着,可以提出拒絕。數字顯示,去年入境執法人員充公了三十四萬件物品,其中三分之一就是來自悉尼機場,包括二萬千克肉、七千千克海產、三千千克種子和二千千克香蕉。其他奇怪的東西包括烤熟了的老鼠、羊胎胚和蜥蜴腿等等,証明旅客的品味和口味相當獨特。

入境物品申報卡上也包括問問旅客有否攜帶超過一萬澳元。其實申報了,提出理由,執法者也會放行。聽說過以前有些學生帶着現金來交大學學費,相信現在可能不可以了,一切需要經網上電子轉帳,可以追溯,也可以有紀錄。多年來悉尼湧入了許多新移民,社會發展的步伐也跟上其他的大城市。以前我還需要把找不到的東西帶進來。現在即使本地沒有,也可以購自網上。回港的九小時的飛行畢竟太長,當然香港仍然有我的親友,偶爾見見,還是面對面好。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4月2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科大校長史維:與廣州分校「教學行政資源互通」 師生發展機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