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中國人歷來講求一諾千金 高度重視履行經貿協議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荒廢了的專頁|陳頌紅網誌

2019-4-26 14:00
字體: A A A

已經把Facebook專頁荒廢了好一段日子。最後一次貼文,是二o一七年五月。十一月初去京都,在不同寺廟拍了很多漂亮的楓葉照片,滿山滿園都是又黃又紅又綠的楓葉,比漫山遍野的紅更繽紛。有一天在東福寺遇上淡粉紅的楓葉,美得像櫻花,而且更有味道。回到酒店後,翻看美美的照片,想過要把它們放上專頁分享,但細心想想,把照片放上去後,難免會著緊得到幾多like,有多少留言,人們又會說什麼。如果看完留言之後不回覆,又好像不禮貌。考慮了一會,決定作罷。

曾經有一段時間,還肯花時間經營自己的Facebook專頁。頂多一兩星期便update一次,算是勤力。坦白說,Facebook的確會令人上癮。為自己有多受注目而上癮,為一個一個讚好、一則一則正面留言而上癮。最頻密上Facebook的日子,每天上去檢視十次八次,就是要不斷感受那種飄飄然。

但隨著上課日子愈來愈多,愈來愈忙,無暇再管理Facebook。即使有空閒時間,也要留作溫書、做功課、做練習,不得不把Facebook拋諸腦後。正如人一樣,Out of sight便會out of mind,對它的熱情逐漸冷卻,久而久之,再沒有理會它。

有時候會問自己,為什麼以前總愛跟陌生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是否寂寞得需要陌生人在乎我晚餐吃了什麼、周末做過什麼、旅行去了哪裡,才覺得溫暖?是否自卑得需要陌生人的讚美和支持,才能肯定自己?是否空虛得需要陌生人定時定刻走進來「探望」,證明我尚在人間,沒有被遺忘,才有切切實實的存在感?

也許,確實如此。

不過對Facebook,我不及妹妹決絕。身為斷捨離高手的她,本來有一個戶口,玩了約一年,發覺花時間看朋友的生活實在太無聊,二話不說就把戶口刪除,眼不見為淨。我還未到取消專頁這一步,留著它的有用之軀,或者將來用得著。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4月2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佔中九子案】陳文敏相信有理據提刑期上訴 官引英案例未提原審判決曾被推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