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就快收皮,皆因習總患咗「絕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逃往莊園|姚啟榮網誌

2019-4-30 23:00
字體: A A A

住在北半球的親友,每年復活節外遊,都不會忘記分享他們看到的明媚的陽光和四處盛開的花朵。正當悉尼靜悄悄的步入秋季的時候,那方原來又來了一個春天。甚至我們住在這裡的朋友,也趁機會遠走到南韓和日本,看看櫻花盛開的季節。記得那一年到北海道的時候,櫻花早開過了,遍尋不獲,只有庭園𥚃的芝櫻還滿佈漫山遍野,遠看竟然還可以那麼鮮豔,那麼燦爛。走近一看,才知道它們是那麼細小的花朵,大約一點五公分左右,恐怕我的微距攝影技術還沒有可能把它放大得清清楚楚。結果就喜歡站在遠處,看看盛開着的紅、桃紅、白和紫色的花,像一大片地毯。另外的一些園子裡,芝櫻沒有那麼多和密,就可憐的零零散散,疏疏落落。也有園子裡種滿鬱金香,讓我們看個夠,也拍攝了許多不同姿態的花朵。

至於櫻花的記憶,我還沒有。記憶中好像沒有在賞櫻季節來到日本,看不到最好的時光。我當然羨慕我的一位同事,告訴我某年如何從日本的南方到北方追看櫻花的經驗,有如此悠長的假期,追看千嬌百美的櫻花,的確可以自豪不已。當然櫻花不單止在日本盛開,原來南韓也有許多景點,大家自然紛紛追看。我們新州藍山的小鎭雷垃(Leura)大街的中央車輛的分隔草地上,也有一樹接連一樹的櫻花,在南半球的春天盛開。距離悉尼市以西十八公里的Auburn區有一個建於一九七七年的日本庭園,屬於佔地九點二畝的植物公園的一部分,每年八月冬末到九月初就舉行櫻花節。許多人在網上分享櫻花和日本的庭園的照片,只是週末園裡就像其他地方一樣,到處是人,看來經過大家的熱情推薦,一家大小,捨遠求近,走到這裡享受一個半天。正如一位母親在她的網誌上說,you can hardly move,即是說寸步難行,那麼有甚麼樂趣可言。只好怪大自然裡,美麗的地方太少。

南半球的四月裡,也過不一樣復活節,因為這裡是秋意日濃,看的景色自然不相同。要看的話,自然是那逐漸枯去的楓葉。我們後院的那一株只會轉為褐色,間中有數片轉黃。到了枯葉紛紛落滿一地,只見棕色,沒有想到有甚麼特別,只有把它掃進garden waste的收集箱。印象中火紅的楓葉,好像只在首都坎培拉的國會大廈的園子裡。近日電視新聞報導訪問某些議員的時候,我特別留意他們背後的樹葉究竟有多少轉變了顏色,竟然毫不關心他們的議題。不過五月聯邦國會大選將近,沒理由不理會一下新一屆的政府和議員。執政自由國民兩黨聯盟的現任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爭取連任,四出拉票,反對黨的黨魁索頓(Bill Shorten)也不例外。因此新聞的焦點都不在坎培拉,重要人物的背景不再是紅葉,而是與選民握握手,表示親善。在鏡頭前大家都如此親切,承諾滿天飛。

政客的宣傳如何動聽,畢竟是幻想。這個世界真實和謊言之間,並無界線,不過相信的大有人在。正如大家都在電視上的黃金時段大賣廣告,數臭對方,就煩厭得使人吃不下嚥。兩大黨之外,還有東山復出、意圖取一席位的克萊夫·帕爾默(Clive Palmer)。帕爾默是商人,二〇一三創立帕爾默聯合黨(Palmer United Party),在該年的聯邦大選中取得一席,做了一屆議員,然後他於二〇一七年解散自己的政黨。今屆還未宣佈大選日期之時,帕爾默早洞識先機,半年前已經開始他的選舉工程,建立了聯合澳洲黨(United Australia Party),在各種媒體例如電視台和YouTube上大賣數十秒的廣告,先表示他是獨立議員,處事公正,任內大有建樹,接着指出執政和反對兩個大黨的不是,不值一哂。帕爾默的聰明地方是先聲奪人,利用廣告的疲勞轟炸強迫觀眾植入他的正面形象。帕爾默的如意算盤是希望稍處劣勢的執政黨,能夠與他結成聯盟,鞏固席位。

但頭腦清晰的選民不會忘記他原來的真面目。到目前為止,帕爾默已經花掉三千萬澳元廣告費。但二〇一六年,他關閉他名下的Queensland Nickel公司,欠債三億,遭遣散的工人正在等候法院裁決,分文未取,欲哭無淚。二〇一三年選舉前,帕爾默在Queensland Nickel捐款一千五萬給他的帕爾默聯合黨作為競選經費,即是左手交右手,自把自為。Queensland Nickel陷入困境,能否與他無關嗎?幸好最近的一份民調,顯示他的廣告攻勢並未奏效,支持率只上升了百分之零點一。換言之,帕爾默的經費盡付東流,平白益了廣告商,說他無頼絕不為過。但是現今世界這類人當道,只靠口沒遮攔,胸無點墨,蒙混過關,把謊言充作真相,反而得到盲目的羣眾支持,實在使人歎息。

世事無道,只有前往山林田野之間,才覺心境平和,現在有些明白為甚麼大家都選擇逃避。當然悉尼的遠郊有藍山國家公園,驅車從家中前去,距離約一百公里,只不過一小時三十分左右。這次不到南端的雷拉和卡通巴(Katoomba)兩鎮,今次改往北部的威爾遜山(Mount Wilson)區附近,參觀此處的幾個這兩星期開放給公眾的私人莊園,其中一個最大的叫Breenhold Gardens。我們約十時左右到達,原來好此道者大不乏人,莊園附近馬路旁的合法停車處早已泊滿了車。入場券十二點五澳元,不算貴。奇怪園內所見盡是亞裔和印巴面孔,澳洲白人面孔竟然寥寥可數,難道他們都在家中搞澳式燒烤?莊園勝在自然,沒有刻意美化。園內部分楓葉變黃變紅,簡單的一個角落,在下午的陽光斜照下,竟然有若仙境。浮生若夢,我想能夠抓住此刻,難道不是好運氣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4月30日 下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10年前已發現華為產品有後門 Vodafone稱沒證據表明有數據受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