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陳維安指部分批評近乎欺凌滋擾 望馬上停止攻擊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選舉策略|姚啟榮網誌

2019-5-6 23:23
字體: A A A

五月十八日的聯邦大選已經迫近眉睫,我們的家𥚃從數星期前陸續收到幾個主要候選人的宣傳單張,有些用郵寄,有些就直接找人逐家逐戶放在信箱。今天收到的一份宣傳,一面是英文,另一面是簡體中文。看來大家都好像知道住在這小街上的住客,一定有些是華人。根據我的日常觀察,新搬來的住客中,有幾戶確是說普通話的。說廣東話的,可能也不多於四戶。不過我們後院的林木保護區外的那一端,新蓋了不少幢五層高的樓宇。部分的發展商原來來自中國,售樓經紀也操普通話廣東話,目標就是說同一語言的人的華人。有興趣的準買家,相信大部分也自然來自中國和香港。

即使新樓盤的發展商來自中國大陸,購買入住的人是華人,說中文的居民仍然不是大眾。附近有一個新樓盤,落成後在後街的當眼處,只掛上屋苑的中文名稱,沒有英文,企圖別創一格,立即遭到一個區議員投訴違法。據說大廈可以掛上其他語言的名稱,但必須英文和其他的語言並行。驚動了大小傳媒之後,發展商立即用膠布把名稱掩蓋。途人經過,不明所以,還以爲屋苑尚未入伙。事實上住客已陸續遷入,只因為許多單位還未售出,整幢大廈的四周範圍還是冷冷清清。幾十年未曾遇過的樓市冷卻,現在在悉尼上演。

候選人寄來的單張,針對這附近母語為中文的居民,宣傳他們的政綱和抱負,有他們的特別策略。甚至曾經有候選人的團隊用普通話打電話來,請支持某某議員,不過我們用簡單的英語回覆,感謝來電。我們的電話和姓名都刊登在White Page上,看姓氏就知道你大概是華人,至於是否中國大陸或香港,看看英文拼音就略知一二。現在操普通話的移民數目一定多於廣東話,所以團隊的成員二話不說,直接就用普通話交談,是否操之過急?其實先用英語表達是一種禮貌,再接着問可否用普通話或廣東話,就更好。有些人在自小這裡生活,中文不是母語,突然接到一個普通話的來電,的確愕然。

不過話說回來,新的移民要有不算基本的英文基礎,才能在這裡生活和溝通。不過要說得像本地人那麼流利,並非容易,但讀不懂候選人的簡單政綱,就有點奇怪。我不會因為候選人提供中文的訊息,便會支持他,其實要選出代表本區的議員,必須看看他們的具體政綱內容,也會直接看看他們原來用英文寫的訊息。有時候字面繙譯並不一定完全表達原文的意思,甚至是個錯誤的訊息。

澳洲是多種族多語言的社會,政策文件或政府的宣傳小册子上都有一段小訊息,叫市民如果不清楚內容,可以找傳譯幫忙。小訊息通常是幾種區內流行的語言,例如中文、韓文、亞拉伯文。以往中文分繁簡兩種,政治正確之下,越來越多見簡體,繁體不見了。不過很多澳洲人還是弄不清楚繁簡的分別,常見是混淆兩者。簡體的盛行,當然反映了移民的背景。以前用繁體字的以香港移民或台灣為主。現在簡體字越見普及,自然因為來自中國大陸的移民多了。以前悉尼的唐人街以說廣東話為主,但近年來,已經變成一個普通話和簡體字的世界。相信將來,繁體中文的空間將會更細小。看到繁體字的逐漸消失,好像與一個熟悉的世界分離,當然傷感。消失的,其實還有許多博大文化的精粹。文化的衰亡,原來不是無心,而是刻意。

這次選舉,除了兩大政黨之外,還有許多細小的政黨參與。但他們都是小眾,不能與執政的自由國民聯盟和反對黨工黨相比。我們居住的選區,一直是自由黨的天下。澳洲的前首相何華德(John Howard)是歷史上任期第二長的總理,由一九九六年到二〇〇七年連續四屆執政,就是來自這個選區。隨後工黨的Maxine McKew把何華德䞶下台,但McKew只做了一屆,就被另一個John踢走。這個John,叫約翰·亞歷山大(John Alexander)。亞歷山大曾經是澳洲網球好手,上世紀六十至八十年代,嬴過七個個人錦標及二十七個雙打錦標,又代表過澳洲國家隊出戰,所以當這個重磅候選人出征,就立刻取得這區的聯邦下議院議席。亞歷山大曾經兩度並無對手下勝出自由黨黨內的初選,又打勝其他黨保留這個議席至今。

今屆聯邦大選,民意調查都顯示兩大政黨支持率都不相伯仲,所以每一個議席都是兵家必爭之地。大家都互揭瘡疤,又大派銀彈,以搏取選民好感。這次亞歷山大面對工黨派出來的腦科醫生布萊恩·厄勒(Brian Owler),可謂選上勁敵。厄勒是澳洲醫學會(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前會長,瞭解執政聯盟醫療的缺失,也會協助反對黨建立受到大眾歡迎的醫策政策。但這區是自由黨的老根據地,厄勒並無勝算把握,只希望能夠改變選民的一貫立場。所以厄勒的選舉工程有如逆水行舟,並不看好。老實說,中外的選舉,情況都相類似:許多人只根據主觀喜好,選擇了一個候選人,從一而終,並不詳細審視候選人的政綱。如果這是一場戀愛,恭喜你能夠那麼忠貞,終於和心愛的人步入教堂終老。但大選要選的是你和國家的將來。既然如此,我寧願把這場選舉比作能否選擇優質的股票。金錢的世界裡很現實,千萬不要和股票談戀愛,到了要放手的時候,就要下個決心,不必猶豫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五四百年,思考香港前途|高教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