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CECC主席促特朗普就修例發聲 料《人權民主法案》將獲更大力推動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好酒友|陳頌紅網誌

2019-5-19 15:00
字體: A A A

酒肉朋友並非貶詞,能當一個好的酒肉朋友也不易。

像我的脊醫。與其說他用高超技術給我治療,倒不如說,他是用他的樂觀和好吃好喝性格醫治我。

之前他有心臟病,做完手術後又患上腎病,一直要洗腎,但他從來不以這個作為不勤勞的藉口。幾年前他患過癌,要做電療化療,但剛離開醫院就回診所開工,原因是不想自己的病人失去依靠。樂觀和積極成這個模樣,很難不叫我因為腰痛腳痛就怨天尤人而無地自容。

但他的「吸引力」還不止於此。他是天生美食家,加上愛喝酒,每次吃晚飯都會帶一兩瓶精心挑選的酒來配菜,總有驚喜。以前我對日本清酒的喜好程度只屬一般,覺得不夠紅酒濃郁芬芳,喝下去後回味不足。但有一次跟他去吃日本菜,他遞上一瓶「黑繩」,我喝了一口,覺得像Chanel No.5那樣,有一種華麗香氣,流進喉嚨時,順滑得像絲綢,跟以前喝過的有天壤之別,從此對清酒改觀。之後再喝到不同級別的「梵」,還有其他牌子的純米大吟釀,對清酒愈來愈著迷。

可以一起喝酒的人很多,但有些愛劈酒而非品酒,骨碌骨碌地喝,一口就要乾掉一整杯(包括我那位九十幾歲的外婆,次次都要人「飲勝」),酒精很快上頭,不太好受。但好的酒友卻不同。他們不僅是聊天高手,特別是碰上我這種不主動發言,聽多於講的悶人,能令我興奮地插嘴,實在不容易。他們又懂得以不同美食配上適合的酒,大家慢慢品嘗,細細享受,絕對是放鬆心情的最佳方法。這位脊醫就是這樣的頭號酒友,所以每次跟他吃晚飯都非常期待。

以前在香港,爸爸最喜歡跟兩個叔叔在家裡喝啤酒、剝花生,吃媽媽炸的鍋巴和腰果,談天說地,笑聲不斷,是他工餘時最享受的時光之一。現在也終於明白,好的酒友確實難求,志趣相投的好酒友更加難得。

(圖片來源:CCTV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19日 下午3: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讀家新聞】法治毀於送中條例,香港毀於北京妹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