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消息指政府籲問責官員留守崗位 保持隊形推銷修例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吐出來的芬芳|陳頌紅網誌

2019-5-24 14:00
字體: A A A

看電影,不但可以有兩小時脫離現實,還趁專注在螢幕的寂靜時,任由自己的過去以最不安分的姿態跳躍,讓主角的經歷與自己的人生交叉重疊。

所以很多時候,或許會忘記電影的名字、電影的情節,但卻記得自己在看哪一部電影時哭過笑過驚訝過。

二o一六年上映的日本動畫《你的名字》,雖然還記住男女主角每晚互換身體之後,不停問對方「你是誰」,但很多劇情都忘了──除了男主角喝下了女主角用口釀製的「口嚼酒」。並非那一幕特別浪漫,而是它戳中我的死穴:潔癖。

紐約大學急診醫學副教授Billy Goldberg在他的《為什麼男人有乳頭?》中寫道,如果一定要選擇被人噴口水或者噴尿液,他情願挑後者。因為口腔裡少說有二百多種細菌,甚至帶有病毒,容易被傳染。所以在嘴巴裡咀嚼一輪再吐出來釀的酒,好不好喝實屬其次,衛不衛生才值得關心。

立刻就想起小時候媽媽辭退一個褓母的理由,就是她每次餵我妹妹吃飯時,都首先在自己口裡咀嚼一番,才吐到湯匙中給妹妹。褓母認為每一個帶小孩的人都是這樣做,並無不妥,但患潔癖程度比我高百倍的媽媽,完全不可接受。經屢勸不改,媽媽惟有另請高明。

根據日本地酒協同組合專務理事上杉孝久所著的《日本酒的趣味研究社》,口嚼酒可算是日本最早的酒,在距今一萬四千多年前的繩紋時代已經出現。寫於公元七一三年的《大隅國風土記》也有記錄口嚼酒。從前的米,質量不夠好,所以人們會把煮好的米,放入口中咀嚼一段時間,令米變得軟綿綿,便吐到容器中。唾液中的澱粉酶把米變成葡萄糖,然後跟空氣裡的野生酵母相遇,葡萄糖就會分解成酒精。這就是最原始的發酵程序。

不過眼不見為淨,聽說現在仍有人用腳踩葡萄、踩麵粉,雙腳也不見得比嘴巴乾淨。不知道製作過程,還是覺得津津有味。

(圖片來源:YouTube 電影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24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消防職工不滿工會未諮詢即表態撐修例 公務員事務局稱公務員「必須對特首忠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