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蓬佩奧對修例威脅港法治表關注 李柱銘籲各國立即行動免後悔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太不像樣」的作家|陳頌紅網誌

2019-5-17 14:00
字體: A A A

從前,每個行業的人,都彷彿有一個深入民心的「公眾形象」──普羅大眾認為他們應該有的形象。例如,女訓導主任有女訓導主任的形象:穿旗袍、戴眼鏡、不管陰晴都拿著一把黑色大雨傘,永遠板起臉孔;豬肉佬有豬肉佬的形象(我知道,應該尊稱「肉類分割員」):穿白汗衫、戴一條黑色塑膠圍裙,腳踏一雙木屐;蠱惑仔有蠱惑仔的形象:愛穿黑衣服、戴粗粗的金鏈、左右手臂上有青龍白虎紋身;私家偵探有私家偵探的形象:穿乾濕褸、戴格子帽,叼著一支煙斗;Band仔有band仔的形象:長髮、穿黑皮衣(最好有窩釘)、牛仔褲、尖頭皮靴;玉女明星也有玉女明星的形象:長髮及腰、穿白色飄逸裙子、戴大大的草帽,愛在沙灘上慢動作地奔跑……。

至於作家,當然也有作家的形象:窮的,穿白襯衫,永遠眉頭深鎖,寫稿時久不久會因肺癆而吐血;有錢的,穿名牌白襯衫,氣質非凡,一邊寫稿一邊喝著路易十三,最後因胃潰瘍而吐血。

不過村上春樹再一次告訴我們,作家,不一定就是大部分人以為的那樣。

他在《尋找漩渦貓的方法》中描寫自己的日常生活:「晚上多半十點睡覺,早上六點起床,每天跑步,一次也沒有拖延過截稿日期。」而且他更從來不會喝酒喝至酩酊大醉,也沒有便秘和腰痠背痛(嗯……我倒不知道作家形象其中一項是「便秘」)。所以讀者常以為作家「應該」愛熬夜、去酒吧喝至爛醉、不顧家不負責任、經常蓬頭垢面地趕稿(而且經常脫稿或遲交稿),還有至少一兩種很困擾他們的大病小病等等的形象特徵,在村上春樹身上,完全找不到。有些讀者或會對他如此正常、健康、自律和認真工作的生活,感到神話崩塌,他對此覺得抱歉。因為他的宗旨是:「腰腿第一,文體第二。」有健全的體魄,他才可以寫出好東西。

(圖片來源:.harukimurakami.com)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17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譚耀宗倡由最高人民檢察院提出移交逃犯要求 冀泛民勿到外國唱衰令港成別人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