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點解郁華為?皆因中共太過分!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從一具撥號電話說起|陳頌紅網誌

2019-5-21 14:00
字體: A A A

如果不是因為所有客戶服務熱線都必須用語音電話,我猜我還會繼續用那一具懷舊的撥號電話。

撥電話的聲音,是最優美的聲音之一。尤其在中學時,打電話給心儀的男同學,每撥一個號碼,心裡面都跟著忐忑。撥完七個號碼,代表了七次下定決心。握著既重且冷的電話筒,聽著對方好像驚訝又似乎開心的聲線,一顆少女心,比那條隨時繞作一團的彎彎曲曲電話線更亂。

有一年在美國跳蚤市場買了一具黑色撥號電話之後,就一直放在房間裡。有必要打電話去熱線,才用廳的電話。回到香港,依然如此。有一次,好友和女兒來我家吃飯,小女孩看到我房中有這麼一具古老電話,不相信它可以通話,於是打給很多同學仔試玩。當時就想,她這一代人,彷彿少了很多從舊到新的經歷。她出生到現在,固網電話都是這樣的、智能手機都是這樣的、電腦都是這樣的、港鐵都是這樣的、大家來來去去都是玩那一堆網上遊戲、手機遊戲,值得回味的東西太少。

而我們這些生於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人,應該是最幸運的一群。不但見證很多大事和翻天覆地的變遷,同時也擁有無數有趣的集體回憶──從撥號電話到按鈕電話、從傳呼機到手機、從錄音帶到鐳射唱片、從荔園到海洋公園、從茶檔到豪華茶餐廳、從菲林機到數碼相機、從沒遙控的電視機到有遙控電視機、從沒冷氣的巴士到又快又舒適的地鐵通車,全都親身經歷過。

上星期在無線看到《一路走過半世紀》,重溫啟德機場、大丸百貨,童年回憶一下子又跑出來。小時候外婆、阿姨久不久會帶我和妹妹去逛大丸、松板屋。當年「行公司」是一件大事,阿姨會幫我們打扮得漂漂亮亮才出門口。如果碰巧大減價,外婆送一兩條裙子給我們,更加不得了。這些地方早已化成塵土,但在我們這一代人的記憶中,仍舊屹立不倒。

(圖片來源:台灣蘋果日報,示意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2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國延遲華為禁令90日 任正非:沒有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