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騷亂」】外交部駐港公署急見德領事就提供庇護提「嚴正交涉」 促對方「認清錯誤 改弦易轍」

畢秋水

-歷史無限Loop

愛在歷史的漣漪中,把juicy蛛絲織成扇,揭開與當下諸事的牽連。

盛宣懷與龔如心|畢秋水網誌

2019-5-26 10:00
字體: A A A

近日,華懋慈善基金指羅兵咸永道會計師事務所管理遺產不善,向律政司要求更換遺產管理人。未幾,華懋集團指有傳媒疑似獲得多份涉及其集團職員敏感個人資料的文件,更停止龔家4人在集團的職務。

有關已故華懋主席龔如心的遺產管理,其實法院早於2015年已設下保障。當時終審法院駁回華懋慈善基金的上訴,維持基金是遺產受託人身份,而不是遺產的受益人。

其實官方介入私人慈善基金的管理,歷史早有案例。

清末著名實業家盛宣懷畢生致力把中國推進現代,他開辦中國第一間股份制輪船公司招商局;主理中國第一間鋼鐵企業漢陽鐵廠;主催成立中國第一間電報公司;還辦紡織、銀行等生意,主宰了清廷的稅收命脈。

盛宣懷於1916年去世,遺下了近一千二百萬銀元的巨額財產,相當於當時國家每年預算的2.4%,即約今天的1,690億。盛宣懷於晚年決定創立愚齋義莊,以之統籌名下一切慈善工作,目標是造福社會,福蔭後代。

盛宣懷遺產原本一分為二,五房已獲得應有分配,餘下一半作慈善用途,根據其「四四二」安排,四成用於社會公益慈善,另外四成用於家族宗族慈善,餘下二成作為義莊經費,而且是不能動其基本金,只能用其經常性收入如利息 - 即「動利不動本」原則。

愚齋義莊本來實力雄厚,但運作只有數年,尚未打響名堂,便引來「洗腳唔抹腳」的子孫垂涎。1927年,盛氏家族五房抽起了祖先留作社會公益慈善的四成金錢,其他的全收於自己囊中,而且是瓜分了基本金。

可惜,無論是非家族的董事會成員,或是法律顧問,對盛宣懷子孫的貪婪均置若罔聞,而相關政府部門又沒有承擔其慈善信託保衛者的角色,好好把關,即時阻止愚齋義莊遭到五房瓜分的局面。

盛氏子孫為了自肥而吞併義莊財產,破壞公益,之後更引出了連串相互糾纏的財產爭奪。擾攘多年,國民政府終於介入,但為時已晚。盛宣懷留下的天文數字遺產於短短數年間虛耗殆盡,令人氣憤及無奈。愚齋義莊的故事於鄭宏泰及高皓所著的《為善者王──慈善信託發展歷程與經典案例分析》新書中有詳細分析。

建立慈善基金是一種將私產轉為公產的行為,即將私人利益轉為公眾利益,故此,對慈善基金而言,將之置於公眾監督之下是十分重要的保護措施。

以華懋慈善基金會為例,律政司需要確保良好管治和沒有個人得到利益。只有這樣,龔如心的巨額遺產才能有規有矩地營運,以達逝者遺愛人間、造福大眾的目的。

(原文刊於《am730》,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26日 上午10: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接獲親遞外交照會林鄭否認「前所未見」 歐盟23條時僅發主席國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