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張建宗:受害者係我哋呀,我哋唔係始作俑者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難以啟齒的留言|陳頌紅網誌

2019-6-1 14:00
字體: A A A

也許我們沒自己以為的那麼冷漠。

二o一六年四月,美國abc News轉播一個播客網站Just Not Sports製作的一段影片。影片中,一群男性體育迷,要向坐在眼前的女體育記者(Sarah Spain和Julie DiCaro),讀出工作人員交給他們的一些惡意、甚至人身攻擊的網上留言。留言中有很多粗言穢語,也有嘲諷女體育記者的悲慘往事。

某些留言之歹毒和下流,連男體育迷看了都覺得尷尬。無奈要唸出來之前,他們看著留言,有的搖頭、有的緊咬嘴唇、有的聲音震顫、有的倒抽一口涼氣,每一個都表現出極度不安。其中一個才讀了幾個字就停下來,深呼吸一下,然後問:「是不是一定要全部唸出來?」他顯得很痛苦,不想繼續下去。所有男體育迷,在讀完留言之後,都反覆地向女記者道歉,即使寫這些留言的,並不是他們(嗯!應該不是他們)。

影片結束時,畫面上出現兩行字:「我們既不願面對面跟他們說出這些話,就請不要在網上寫下這些訊息。」

影片製作人就是希望網民親眼看看,被人們肆意侮辱的受害者,在聽到、看到這些不只是批評、豈只是刻薄的留言時,如何被刺得遍體鱗傷。若網民尚存一絲憐憫心,對別人的難過尚且會感同身受,就不應該隨意寫出一句句殺人於無形的留言,那就不會有這麼多網絡欺凌。

大部分人都有同理心,所以才不至於冷酷無情。不過芝加哥大學神經科學家Jean Decety指出,若是精神病態者,即使能理解別人感受,也知道哪些行為是對,哪些是錯,他們卻漠不關懷,完全不在乎。即使明知會傷害人,照做可也(《科學人雜誌》)。這種病態就似某些網民。他們自己和身邊親友,或者都曾被網上欺凌,他們很清楚那是怎麼一回事,只不過當興致來了,而躲起來罵人又不用負責任,「何樂而不為」?

(圖片來源:Just Not Sports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1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美帝凌遲處死華為,致命一刀來自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