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民主派去信林鄭促與涂謹申電視辯論 鼓起勇氣面對反對聲音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快樂回憶瓶|陳頌紅網誌

2019-5-27 15:00
字體: A A A

小小的開心,足夠為一天注入大大的能量。

可能天氣冷,肌肉繃緊得像石塊,早上起床,腰背都痠痛。做了二十分鐘伸展,勉強叫做好一點,但依然困擾。

忽然,收到相熟推拿師的電話:「本來預約了十二時的客人,有事取消,我剛好有空,你有沒有興趣來?」

嘩!在最需要鬆一鬆腰背的時候,推拿師就自動送上門,簡直覺得如有神助。不僅如此,當時我仍在銅鑼灣,不必特意從家裡乘車出去,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太美妙了。連忙跟她說了「來來來」,蹦蹦跳跳地走去推拿的地方。那一刻,身體仍未接觸到推拿師力度適中的雙手,卻已頓感輕鬆許多。

這就是小確幸──雖然小,但是確切實在的幸福。

就像村上春樹在他與安西水丸合著的插畫散文集《尋找漩渦貓的方法》中形容的「跑完馬拉松之後冰得透透的啤酒、好不容易找到二手唱片、鄰家小貓的消息」,都是小確幸。

最近在網上看到Twitter一位日本網民上載的圖片,指自己家中有一只「快樂回憶瓶」,瓶內裝滿了不同顏色小便條,寫著過去一年中他認為開心、幸運或者值得記住的事。

類似的做法,在二o一一年已於網上流傳(可能更早)。有人在博客中上載圖片,分享在年終時,跟丈夫、孩子一起打開快樂回憶之瓶,拿出所有小便條,輪流唸出各人在過去一年內寫過的開心事。例如「親眼看著小狗出生」、「終於可以拆除難看的牙箍」、「丈夫主動說要替我洗碗」等,一個普通玻璃瓶,儲下了一家人一整年的快樂。

不必心理學家證實,我們都清楚,壞事比好事容易記住。反而每天發生的小開心,明明令我們高興一陣子,但我們總是轉頭便遺忘。寫下它們、儲起它們,有空時翻看,或者可以提醒自己,其實幸福還是佔多數。

「要是少了這種小確幸,人生只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而已。」村上春樹如是說。

(圖片來源:Haytham Ibrahim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27日 下午3: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機砂不足應付東涌填海工程 總承建商透露政府准疏水層厚度減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