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張達明批林鄭回信不知所謂 稱政府才是「不願面對現實的鴕鳥」

【六四卅年】市民從未忘記 年輕人:香港自身難保難平反

2019-6-3 20:00
字體: A A A

今年是六四事件30周年,支聯會將按傳統在六四當晚舉行燭光悼念集會。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早前在記者會上表示,六四集會並非支聯會的活動,而是港人的活動,希望社會珍惜這個30年的傳統,亦希望更多年輕人參與,扮演進步角色。惟近年來,多個學生團體包括學聯以及多間大學的學生會,因不認同支聯會的綱領,分別自2015年及2018年起再無出席集會。

在1989年前出生,與在1989年後出生,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會否有不同?兩名剛踏入「社會大學」不久的年輕人,以及兩名已踏入社會超過30年的人,向《852郵報》表達了他們的想法。

教育工作者:本地問題都未能反抗

從大學畢業一年多、現時從事教育工作的周先生表示,中學時期學校有播放教協製作的影片「六四是怎樣一回事?」令他從中接觸到有關六四的資訊,惟據他了解,現時中學已再沒播放此影片。

未曾參與六四遊行或晚會的周先生,同意六四事件應該平反,但他亦認為平反已變得困難,甚至「無乜可能」,因為面對香港更迫切的問題,香港人都反抗不到,六四相對「無咁切身」,相信會更難做到。而且社會對六四重視程度有下降,尤其是與他同年紀的年輕人,主動了解此事的不多,教育方面亦影響到他們對事件的「批判」。

傳理學院畢業生:感覺「事不關己」

剛畢業的莫先生指,父母會在他小時候,帶他一同參與六四集會,故亦從他們口中了解不少有關六四的資訊,亦了解到事件的「事實」,但現時已沒有參與相關活動。問到為何現時不參與時,他表示,「對呢樣嘢無乜感覺」,覺得有點「事不關己」。

莫先生認為,六四能夠平反「當然最好」,因為中國政府當年不應使用這麼強烈的手段對抗示威者;但亦感到不太實際,香港人做甚麼都影響不到中共,加上隨著時間過去,六四漸漸成為「歷史事件」,社會亦未有過去般重視。香港與內地接觸增加,對中國已「無咁敵視」,而且面對中國政府強硬的立場,繼續爭取平反亦未必能得到令人滿意的結果。

在職人士:六四成轉捩點

已工作超過30年的吳先生表示,當年電視、收音機,以及每份報章都有報道六四事件,故對事件的來龍去脈均了解。他估計現時學校未必會提及六四,老師也不會詳細地解釋,雖然每個人都知道這件事,「但係就無表達」,可能是與中國政府一直否認和時間的流逝有關。

吳先生認為,六四可說是轉捩點,讓港人知道中國政府的實際情況,對中國的態度轉為懷疑,甚至反對中共,是認清中國政府的一次機會。問到特區政府的立場有否影響,他稱,政府現時顯示出「想唔提」的感覺,連在立法會辯論亦遭到建制派的反對。這麼多年在「做唔到嘢」的情況下,故有港人選擇做沉默的一群。

家庭主婦:對平反感悲觀

現職家庭主婦的陳女士表示,自己是從電視、報章中了解到六四事件,年輕時曾考慮參與六四晚會,惟因父母不容許而放棄。她認為,社會對六四的重視程度下降,是因為當年的參與者已漸老,而年青人因未曾經歷和少接觸,而變得不太重視。她對平反六四感到悲觀,因為在中國在共產黨的管治下控制得好。被問到有沒有出路時,她回應指,能維持現狀已經很美滿。

面對中共的管治,加上香港言論及集會自由逐步收窄,相信平反六四之路絕不平坦。未必所有人都親身經歷過六四,但大家都未有「遺忘」,只要有年輕人繼續願意站出來為自由民主發聲,平反六四之心定能堅持下去。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3日 下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明報》引職津處員工:收到確認短訊不代表完成資料輸入 質疑政府隱瞞派4,000元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