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條例】法律界下周黑衣遊行新路線 由終院行至政總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日本人的集體強迫症|陳頌紅網誌

2019-5-30 14:00
字體: A A A

可能都是強迫症:每次收到找續的紙幣,我一定要把每張紙幣排列整齊,底面方向必須一致,然後再按五百元、一百元、五十元、二十元和十元,由大至小地放好,次序不能亂。回到家後,我會再做第二重的深入整理,就是區分不同銀行的紙幣,再把同一間銀行的放在一起。

丈夫每次看到我這樣整理紙幣總是搖搖頭,「又來了!其實排列整齊與否,用的時候有分別嗎?還不都是錢?」我只覺得排列整齊,對錢包有多少錢,可以一目了然,而且付錢時既方便自己,也不會因為找來找去而阻礙他人。

相比起來,丈夫錢包裡的紙幣確實很「自由奔放」,二十元紙幣後是一百元的,一百元後面是十元,底底面面更是亂七八糟。不敢說是否因為這樣,他多次付錯了錢,常把五百元當成是一百元用,發現後才呱呱叫。經過幾次教訓,都依然改不掉胡亂放紙幣的習慣,惟有趁他刷牙洗臉時,幫他把紙幣整理好,免得他再搞錯。

心理學家對我這種整齊排列紙幣的症狀,有不同意見。本身有條不紊的就認為,這也不過是一種好習慣,跟強迫症無關。而本身比較瀟灑不羈的卻覺得,如果這也不算是強迫症的話,那麼把毛巾對齊直線擺放、穿鞋子一定要先穿左腳等,都可以是習慣而非強迫症。

不管心理學家如何界定這種行為,我都不打算改變這習慣。實在看過不少人在付款台前手忙腳亂地找適當紙幣的情景,我對數字已經不敏感,萬一再把紙幣亂放,肯定出事。

在網上看過一個曾在日本打工的人寫道,日本的商店、食肆,都規定員工要把紙幣排列整齊,才能找續給客人,否則很失禮。即使有九千人在後面排隊,都不能隨便把一疊沒有排列好的紙幣交到客人手上。我在香港卻從沒遇過這樣的商店。可能香港人根本不在乎,又或者,只是日本人有集體強迫症罷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5月3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阿里巴巴來港上市,引爆中美股市大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