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總被迫作檢討,三大指示壓港人!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最「hea」藉口|陳頌紅網誌

2019-7-15 14:11
字體: A A A

才剛寫完「忙」,剛旅遊回港的青梅竹馬好友就約午餐,日期是過年前幾天。

回了一個尷尬滴汗的笑臉,告訴他,過年前實在忙。為了證明我不是以忙作為藉口,便很認真地數出每一天的預約,包括某天十二時要修甲、某天十一時半要剪染頭髮、某天中午至黃昏要大掃除、大掃除後第二天中午要做推拿……,數來數去,除了情人節中午沒有約會,其餘日子都不行。但也不想在羅曼蒂克的情人節跟他午餐,怕引起「必要」誤會。所以結論是,過完年再約。

美國關係專家Kira Asatryan對我如此詳盡地跟好友解釋不能應約的原因,肯定大表讚賞。她在《今日心理學》網站中指出,大部分人以為一個「忙」字就已經解釋一切,原來並不足夠。在被拒絕的人耳中,「我很忙」跟「我未死」,其實沒太大分別,都是毫無意義的字眼。對其他人了解自己的實際情況,沒有半點幫助(題外話:聽完關係專家之言,下次不如索性說「我未死,遲啲再約」,會不會較有新鮮感?)。

更甚的是,對於一些人來說,你一個「忙」字,可能是不關心不在乎的表現。不關心他的感受,也不在乎他想不想知道你忙的原因。所以,「忙」是一個挺「hea」的負面字,是把兩人分隔得更開的牆。

咸豐年時,曾經有幸跟一個永遠在忙的有為青年拍拖。每次有事打電話找他,他不聽不問,直接說「很忙」就隨即掛線,也絕少回電話問一問有什麼事。有一天在家中跌傷,連站都無法站起來,要學一條變形蟲那樣,在地板上以極其古怪的肢體動作,爬了半天才爬到去電話旁邊求救,結果也只是聽到一句「很忙」,電話就發出長「嘟」。惟有再打電話找其他朋友,請她扶我去看醫生。

所以Asatryan指出「忙」會令人產生負面看法,我明白。只是己所不欲,偶然仍會略施於人。有時候,我實在很忙。

(圖片來源:Sam Ingersoll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15日 下午2:1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沙田衝突】梁振英首回應警民衝突 慰問遇襲受傷警兼嚴厲譴責暴力示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