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封從德被拒入境 李家超:入境處按法律處理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無法解釋的抗拒|陳頌紅網誌

2019-6-3 15:00
字體: A A A

敏感和抗拒,旁人難以明白。

跟不熟悉的人吃飯,他們聽到你這個不吃那個不吃,會覺得你難侍候,但有些東西就是無法放進嘴裡,你我的熊掌與砒霜,不是嗎?

有的敏感是與生俱來,或者後天突然發生,想吃卻不能。十八歲之前我很愛吃蝦,小時候跟外公外婆上茶樓吃蝦餃,絕對是樂事。但在十八歲的某一天,吃了蝦後全身長紅疹,一張臉更腫如豬頭,要去醫生處打針才消腫。本來也不相信醫生所言,是對蝦有反應,之後陸續嘗過十數次,都出現同樣情況,自此與蝦無緣。

有的則是猶如與生俱來般的抗拒和討厭,可能是童年陰影,像我對水果的抗拒。從小都不喜歡吃水果,很怕那種味道,咬一口都想吐。就是這樣,被媽媽罵偏食,打過無數次,心裡更討厭水果。

村上春樹都有不尋常的敏感。他在《尋找漩渦貓的方法》中提到,某年因半公半私的事,去了一趟大連,是他首次踏足中國。當時他面對一大問題,就是他對中國菜敏感。極端程度是,平日連經過中餐館都不舒服,唐人街更加不行。

村上說,他這種敏感不是純粹偏執,因為太太曾經「把中國菜做成完全看不出是中國菜的樣子」,意圖騙他吃,他吃一口就識穿。他去到大連,吃的是披薩、日本菜和俄國菜,有時候甚至只吃自己帶去的營養餅。至於為何討厭中國菜,連他自己也不知道。

對於他不能吃中國菜,旁人覺得奇怪,也不認為情況會是這他形容得那麼嚴重。這些反應令他更不安。「辛勞和痛苦這種事情,只要是落在別人身上的話,人是無法正確理解的。」

正如所有朋友都認為我不吃水果是怪胎。直至近年才勉強吃蘋果、雪梨,以及一兩種莓類。但對於桃、柑桔、芒果、香蕉、蜜瓜這些大部分人愛吃的水果,我討厭和懼怕,有人在旁邊吃便立刻彈開。或者只能說,食物跟人一樣,講緣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3日 下午3: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超人家族撐華為,必被美帝打到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