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遠掟三文治案獲撤控罪刑期 律政司申終極上訴被拒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我給你的麻煩|陳頌紅網誌

2019-6-6 14:00
字體: A A A

每個家庭,都總有一個令人頭痛的成員。娛樂新聞也看不少──誰的哥哥生意失敗,要弟弟還債;誰的媽媽爛賭,結果母債女償。

而這些人都有一個共通點:他們永遠認為是家人欠他們的。不是父母偏心,導致他們心理不平衡,就是自己為了弟妹放棄學業,才會一事無成。他們為家人付出了青春、前途、血汗,所以,應份向家人索取回報。如果家人不願意,就是忘恩負義。

朋友的未婚妻,對她媽媽也有這些埋怨。她認為媽媽只疼愛弟弟,從小到大都置她的感受於不顧。例如逛街只會牽弟弟的手,她把手伸過去,媽媽會甩開她,並說「我要拿東西,又要牽著弟弟,怎能同時牽著你?你跟著我身邊走便是」。依她所說,媽媽總是把好的食物、好的東西都留給弟弟,所以她的童年並不快樂,覺得媽媽待她不好。

一九三七年,日本一個曾任僧人的治療師吉本伊信,提出「內觀療法」,目的是要人們深切自省,好好回顧別人對自己的關愛。如男覺得家人虧欠自己,那麼,首先問自己三個問題:「家人為我所做的有什麼」、「我有否給對方回報」、「我曾給家人帶來什麼麻煩」。

他指出,世上沒有一個人,可以在不曾得到別人任何幫忙和關愛下生活及成長。嬰孩時是誰替你換尿片?是誰餵你吃飯?是誰帶你上學?是誰交學費?是誰帶你看醫生?是誰依時依候給你吃藥?你的很多知識不也是來自父母?在他們眼中可能最不堪的父母兄弟姊妹,曾幾何時,都肯定為我們帶來一些美好回憶,即使只有很少,也不應抹煞。跟家人的衝突,是否因為他們刺中我們的死穴,道破我們難以面對的真相?反過來,我們又曾經為家人帶來幾多麻煩?吉本伊信認為,只要重溫過去日子,記起被關愛的感受,恨意就會減少。若只著眼別人對自己不公平,卻看不到自己得到幾多恩惠,永遠都不會快樂。

(圖片來源:The ACE Family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李旺陽「被自殺」7周年 職工盟今晚舉行詩歌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