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梁愛詩指修例本非複雜事 僅被「政治化」「妖魔化」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政府是怎樣逼人上街的!|王陸|關公拆局

2019-6-8 08:00
字體: A A A

六月九日,沒有上街的香港人只有一個理由,就是不讓美帝及外部勢力趁機乘虛而入,而回應特首最近的所作所為,唯一方法是沉默是金。

修訂《逃犯條例》,若只針對台灣遣返,又或是法例漏洞,肯定不會變成全民上街,要求林鄭下台的局面;當年腳痛下台的董建華所犯施政錯誤遠比林鄭為多,民生經濟更不堪提,挑起的民怨仍不及今天反林鄭的民憤,可見後者的「挑機」功力,的確前無古人(梁振英應為此額手稱慶)。

林鄭一心以為可立大功,兼有中央高層祝福,所以一往無前信心爆棚,處處流露對異見人士的極度不滿與不屑一顧,對自己的弱點及局限完全置諸不理,結果很快便變成孤軍作戰,若不是中聯辦「吹雞」,建制派與保皇黨一定繼續袖手旁觀,甚至是「你死你事」!

林鄭犯的公關基本錯誤多不勝數,先是班子的實力太差。須知當年推銷政改,由林鄭領軍、袁國強與譚志源相輔,三人資歷與能力比同僚遠勝,但仍鎩羽而還;這次林鄭自知張建宗力有不逮,唯有自己親自上陣,但鄭若驊與李家超由賣相、內涵、凝聚力到公信力都差天共地,加上出師無名及理屈詞窮,單靠林鄭的目中無人及過人自信,又怎能輕易殺出血路!

事前明顯準備不足,商界被殺個措手不及,加上大劉提出司法覆核,令形勢急轉直下,修訂條例的初衷馬上被各方質疑,問題越挖越深、猜疑越鬧越大,一發不可收拾。

為了扭轉劣勢,中聯辦當機立斷,雖可即時控制建制派的發言與行動,但由於眾人轉軚的姿勢及速度太過突兀,惹起市民反感,民憤全面冒升,最後大劉突然收回成命,更令中央插手干預的威力無所遁形,不少建制派暗地投向泛民陣線,皆因敢怒而不敢言。

公關的部署充分反映了李家超的的無能與無知,所以一再失誤,市民不斷目睹政府與建制派上演一幕又一幕誰也無法想像的鬧劇:例如涂謹申根據常規「執正」來做,石禮謙及謝偉俊竟無法光明正大取得會議控制權,最後甚至前功盡廢,只能逕交大會討論通過,徹底摧毀議會的程序公義及出醜人前。可憐民建聯如今還要「死頂」,聲稱不會對來屆選情有所影響,但心中一樣其實早已打定輸數,他日誓要向中聯辦超額索償。

民憤一發不可收拾,甚至變成國際事件,完全應驗了應錯即錯的梅菲定律;如今聯署聲明及要求此起彼落,香港的國際商貿特權地位岌岌可危,令每一個人都覺得事件與自己有切身利益關係,為免下一代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不能移民者更要奮力表態──這「同理心」的迅速形成,到底責任誰屬,林鄭當然不會承擔或承認。

由於份屬法例修訂,難得大律師公會與律師會均已表態,中央的立場會否受六月九日多少人上街影響,香港人全無把握,但對特首的政治責任與取向,香港人應該有權決定,並透過上街清楚表態。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8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6月9日反送中!|思言財雋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