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梁振英指燃燒彈事件「太不尋常」 批有人為政治利益激化青年人

香港革新論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為香港前途而戰。

不怕爭辯六四 只怕遺忘記憶|香港革新論

2019-6-7 20:00
字體: A A A

不經不覺六四事件迎來30周年,縱然平反的曙光未見,但悼念六四仍然為香港人所重視。即使今年大專院校代表繼續缺席六四晚會,另起爐灶舉行論壇,但較前幾年新生代與傳統一代對悼念的激烈爭辯,氣氛融和了不少。新生代與傳統一代對六四事件的不同視角,不一定為悼念六四帶來壞處,反而有助於擴闊六四意義。

新生代與傳統一代對六四意義的理解,取決於自身本位的視野,一種集體意識(如身份認同、共同文化、歷史等)的體現。傳統一代的六四視野,較重於血緣、文化傳統與中華民族為中心的民族主義,1989年的親身經歷,傳統一代全情投入參與,上街聲援學生,透過支持和參與八九民運,在情感上與中國大陸連接起來,因此「建設民主中國」便成為傳統一代的六四意義。

相對而言,在大中華意識漸薄的趨勢下,新生代正試圖擺脫中港命運共同體的意識,即分割與中國大陸情感上的連繫,強調香港人的自治權利。箇中原因,實有賴於北京不斷加強對香港事務的干預,蠶食香港原有的自治體制。正因要捍衛香港的自治體制,令新生代更著眼於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塑造和強化了一種「香港人」的身份認同,而香港人的身份不一定與中國人有所連繫。

這種「香港人」身份的體現,令新生代對「建設民主中國」產生疏離的感覺,不認為香港人對此抱有責任,甚至認為香港情感上應與深圳河以北的人與事割裂,部份新一代甚至認為傳統一代拘泥於以中國人或中國香港人身份「建設民主中國」,是過時的身份認同,矮化香港人身份認同的建立。

這幾年間,新生代與傳統一代不同的本位視野、不同的集體意識,油然而生的中港關係和身分認同的分別,彷彿成了新生代與傳統一代之間的鴻溝,傳統一代情感上與中國大陸的連接被看成原罪,新生代認為與其把精力投放於遙不可及的民主中國上,不如把心思聚焦於保衛香港的原有核心價值則被看成隔岸觀火。

筆者相信,對六四事件不同本位的視野,不一定要落入孰重孰輕的二元對立上。正因不同世代擁有不同本位的視野與集體意識,令不同世代對六四事件有不同的追求,可追求建設一個民主中國,亦可保衛香港的原有核心價值、追求香港的民主,反而有助於擴闊六四意義,而且兩者在傳承方面,其實亦非有衝突之處。對筆者而言,把六四事件遺忘比爭辯六四意義更可怕,更應該保持警惕。

(撰文:施家潤,《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7日 下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商界咪再戇撐送中,林鄭過咗你哋兩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