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要對醞釀罷工罷課負多大責任? 林鄭:香港所有事我都是負責人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乘坐澳航|姚啟榮網誌

2019-6-10 23:23
字體: A A A

這次在數間航空公司推出的特惠回港機票中,選了最廉價的澳航(Qantas)。五百多澳元買到一張來回經濟艙機位,的確很超值。當然世界上可能有比它更要廉宜的價格,但除非你日夜不停守候,你不會輕易碰上。記憶中遇到最廉價的機票,是捷星(Jetstar)啟航,推出來回悉尼墨爾本的優惠。那天晚上我們跑到朋友家中,利用他們的特快寬頻網絡,成功在網上購得一張五十澳仙來回墨爾本的機票。後來想到,不是我們特別好運,而是很多人到過墨爾本,使用的新機場又在市外。往墨爾本的單程售價,一般要七十澳元左右。至於來回香港悉尼的機票,曾經在非繁忙日子動輒也要一千澳元以上。成本上漲,理論上機票只會越來越貴。

大家愛上自由行,總是希望機票越來越便宜。但機票的價格保持稳定,下跌恐怕不會了。阿聯酋航空(Emirates)最初在澳洲拓展市場,由悉尼飛往歐洲的城市,中途必須停經杜拜。在產油國加油,油價便宜,低票價就是殺手鐧。硏究報告指出,過去三十多年間機票價格下降了一半。經濟學家解釋,其中的一個原因是七十年代美國政府提議放寬管制。一九六五年美國全國只有低於百分之二十的人坐過飛機,到了公元二千年,百分之五十的人每年起碼坐過一次飛機。香港的朋友當然經常坐飛機外遊。澳洲許多公幹的人,坐飛機和坐的士也差不多一樣多。首都坎培垃上班的聯邦政府公務員,不少每日來回悉尼和墨爾本的家,不願意在當地過夜,更不會在週末逗留。許多人跑到坎培垃一看,就覺得住不下去,因為街上人少,像死城一個。每天坐來回坎培垃一趟上班,就像坐火車從近郊到市中心一般方便。國內航機有固定需求,難怪班次頻密,價格也不下。

如果是純粹到坎培拉旅遊,當然不會坐飛機。駕車從悉尼前去只需要三小時多,沿途沒有甚麼雄偉風景可看,只是簡單平凡的草原和農莊。坐飛機全程要一小時,可以在起飛前三十分鐘才辦理登機。但往機場的交通也較繁忙,所以並不省卻許多時間。不過坐內陸機手續簡便,只需要帶備身份證明文件例如私家車駕駛執照就可以上機了。老實說,我從未遇過查問我身份的人員。登機過程簡單得就像坐巴士一樣,唯一是要為行李通過安全檢查。

捷星是澳洲廉航的代表,但很多人不喜歡廉航,不喜歡服務太基本,加上經濟艙的座位也很狹窄。其實國內線短短的一程,還不足夠看一齣電影,所以坐得舒服已經很足夠,不必講求享受。只有長途的飛行,才能體會舒適有多重要。不過現在經濟艙的座位與前座的空間非常狹窄,勉強只容得下一個身材短小的人坐上去。這次我坐的是波音787型號,座位橫排是三加三加三,相對強人空中巴士A380,當然是嬌小得多。Check in 時我選擇了機艙最後的一排的靠通道的座位。這排座位與前面座位的空間同樣狹窄,但靠窗的座位少了一個,所以那端有稍微寛闊的空間。靠通道座位的優點是除了方便上洗手間之外,還可以隨意站起來,伸伸腰,以免坐得太久腿部的血液不流通。經濟艙的座位,除非位於緊急逃生出口附近,一般都很難坐得舒適。

最近有一篇報導說澳航希望能夠減少百分之七十機艙的垃圾,甚至達到完全不產生垃圾。怎麼會?一次單程平均一小時多的國行飛行中,其中三十四公斤的垃圾包括塑膠餐具、杯子、樽、罐和食物盛載器具會被送到堆填區。現在部分盛載器具已經由可以循環的物料製造。餐後機艙服務員也會分類收集。今次的午餐跟以往很不一樣。首先食物分量較少,吃得下當然好,吃不進肚子也不會太浪費。看看鄰座的乘客,似乎又頗足夠。前座的大叔和大媽,也吃得很有教養。在兩餐之間,還小心翼翼拿東西出來吃,沒有弄得杯盤狼藉。這個九小時的航程,早上十時多起飛,十二時才有午餐供應。到達香港前的兩小時,再提供輕膳。這樣的輕膳,其實只是一個鹹餅和一杯冷或熱飲。以份量計,是否少了一點?但肚子沒有肚餓的感覺。九小時不動坐着,沒有什麼運動,吃得太飽當然辛苦。你可以說澳航這樣做,為的無非是節省開支。但從另一方面看,少吃又對健康有益。我寧願覺得後者是個主要原因。希望好的企業在做生意賺錢之餘,也有對社會的承擔。

飛行到了一半,鄰座左邊一對夫婦的太太忽然覺得不舒服,需要躺下來。剛好有個年輕的醫生在機上,為她檢查和側躺吊著鹽水一陣子,到後來她覺得舒服才坐起來。到了降落前一小時,空中服務員叫我和旁邊的人騰空座位到豪華經濟艙坐,因為要讓另外一個不舒服的人接受照顧。豪華經濟艙果然物有所值,座位前後左右皆闊落,除了價錢之外,沒有甚麼人會投訴的。

澳洲大陸廣闊,一個大城市和另外一個大城市之間,飛機是最快捷的交通工具。從悉尼飛抵香港要九小時,不算難受,轉瞬間就過了。兩地的時差,不過兩小時,沒有什麼不適應。悉尼和香港可說是兩個世界。悉尼生活空間比較大,但香港依舊人潮處處。在暮色中看着這個城市日漸褪色的光華,實在悲憤莫名。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10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反送中遊行】雷鼎鳴:民陣統計方法不準確 逾百萬數字「唔經大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