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衝突】盧偉聰曾稱5人涉暴動 朱凱廸指政府最新回覆未提被捕者犯暴動罪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星夜裡的無限鏡屋|陳頌紅網誌

2019-6-19 14:00
字體: A A A

看草間彌生,想起梵高。

看電影《情迷梵高》,又想起草間彌生。

在京都第二天,重遊去不膩的花見小路。走著走著,忽然看到路邊有一塊宣傳版,上面寫著「草間彌生」四個大字。走上前看清楚,原來是她的展覽,當然不會錯過。

展館就在祇園甲部歌舞練場旁邊的八坂俱樂部。經過門口的巨型南瓜,走進傳統榻榻米房間,迎面就見到那一幅既像蟲,又像千年樹妖的《黃樹》。帶點精神分裂的畫,掛在恬適安寧的日式建築內,有一種不調和的衝突美。那一天花見小路遊人如鰂,到處都聽到遊客扯高嗓門叫喊,本來還擔心小小展覽館會過度熱鬧,幸好,街上遊客對當代藝術沒興趣,展館內只有十個八個日本人,難得清靜。他們當中有些人還可能是草間彌生的忠實粉絲,衣服有大大小小的波點,像透草間彌生的風格。大家都只是靜靜地欣賞,偶爾耳語,交換幾句意見,僅此而已。最常聽見的聲音,反而是大家踏在榻榻米上的輕微「吱吱」聲。看展覽不同趁墟,本該如此。

草間彌生的點與線,彷彿歇斯底里,卻又靜靜地貫徹著日本人有規有矩的民族性。整齊的混亂、軟弱的躁動,令人眼花撩亂。然後我停在一幅根莖扭曲生長的植物畫前,看到了梵高的影子。

他們的畫,充滿生命。所有東西在眼前擺動,一切寂靜都只是暴烈的前奏。所以《情迷梵高》可以把他的畫輕易變成動畫,因為他筆下的人和物,早已在畫布上活著。正如梵高所說:「我畫一片麥田 ,我希望人們能感受到麥子正朝它最後的成熟而努力。我畫一片蘋果樹,我希望人們能感覺到蘋果裡面的汁液就要把果皮撐開,果核中的種子正為結出的果實而奮進。我畫一個男人,也要畫出他生命有如大海奔流的一生。」

在梵高的《星夜》裡,我想到草間彌生《無限鏡屋》所帶來的無邊無際之虛空。

(圖片來源:翼賢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19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多個Telegram群組發聲明促政府明午5時前回應4大訴求 否則後日行動升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