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偉聰再開記招再食蕉,越想降溫火越燒!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留學生|姚啟榮網誌

2019-6-17 23:23
字體: A A A

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Post)網站上的一篇報導說,新南威爾士州的一些著名大學,想盡辦法,為了輓救不斷下跌的學生人數。究竟學生哪裡去了?

兩大之一的新南威爾士州大學流失八百名本地學生,收入少了一千四百二十萬澳元。至於來自海外的留學生,少來了二百二十二人。每個學生每年學費平均四萬多澳元,即是收入少了近九百萬澳元。在澳洲讀書,生活費等同學費。所以不少提供海外學生的服務,例如宿舍,都相繼受到相當大的損失。

海外留學生是大學眼中的cash cow,早已不是新聞,教育也是澳洲的著名輸出產品。墨爾本的皇家理工大學(RMIT University)的海外學生比例是全國之首。五萬七千名學生之中,海外留學生佔了二萬六千人,百分比為四十六。新南威爾士州大學是新州海外留學生最大的大學,有學生一萬三千人,佔百分之二十五。全國海外學生最少的,是位於悉尼市中心的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一萬名學生中,海外留學生只佔三百多人。聖母大學是全國第二間私立大學,創立於一九八九年。歷史不悠久,名字也不響亮,當然不受海外學生和家長垂青。如果學生普遍減少,大學的發展也有影響。新南威爾士州大學因此敲響了警鐘,它的發展策略提出要積極尋求解決辦法,其他大學豈能獨善其身。

學生的數量是一個整體的數字,包括了許多所謂遙距的課程。如果單獨看真正得到學生簽證來到校園上學的人數,就讀的是undergraduate或postgraduate,其實有些分別。新南威爾士州大學海外留學生就讀postgraduate課程為undergraduate課程的兩倍。 至於新州另一著名的大學悉尼大學,海外留學生佔百分之二十二,情況相若,面對的困難也頗為相似。新南威爾士州大學打算減低入學分數吸引本地學生,例如Engineering的入學資格本來是入學成績九十三分,但有些低至八十三分便可入讀。為了吸引海外學生,本來要提高英文水平,最後與其他八大聯盟的大學看齊。許多澳洲大學通過中介公司招收學生,從中收取手續費。但為了吸引學生,也正構思不收手續費,希望中介公司加一把勁。不少新聞報導過,這些提供一條龍服務的公司,為了賺錢,並不驗証學生的資格,有些更偽冒英文試的合格証書,協助學生符合最低入學條件。至於大學相信這些中介公司已經做了把關的工作,所以就毫不懷疑,向學生發出入學許可。

最近澳洲廣播公司報導一個個案,一個海外留學生在學期末帶同一位女士見他選修科目的老師。這位女士向老師說這個學生不能用英語簡單溝通,更遑論聽曉課堂的講解。而她是學生聘用的傳繹員,幫助轉述他的意思。不用說,老師當然驚愕不已。不過看看海外留學生帶來的收入,就知道大
學不能不向金錢低頭,為學生安排轉讀其他較容易的課程。新南威爾士州大學每年的二億澳元學費收入中,其中三成三來自海外學生。澳洲全國有七十五萬名海外留學生中,三十八萬就讀大學課程,其中百分之三十來自中國。

這百分之三十的中國留學生,就足以令大學的資源傾斜,例如除了英語外,大學還提供相當多的中文輔助資料。大家毫不猶豫擴大這方面資源,也覺得應該為他們融入本地社會做多一點工夫。不過進一步想,提供過多的中文資料,對他們認識英文是好事或是阻礙,倒是一個爭議不休的論題。不過大學因為中國留學生逐漸飽和而苦惱不已,正在轉到其他國家,例如印度,招收它們的留學生到來。大學企業化之後,一如其他上市公司一樣,要維持競爭和增長。收入減少,其實影響了長遠的發展,也削減了撥款和教職員的人數。

現在大學本科畢業差不多是年輕一輩基本的學歷。很多人遠渡重洋,追求第二個學位,所以硏究生課程大受歡迎。澳洲人口當中,百分之五十六擁有專上學院的畢業證書,但畢業後未必能夠保證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不過澳洲人對大學的名氣並不趨之若鶩,反而根據自己的興趣,讀喜歡的課程。回想大學畢業至今四十年,前一半在中學工作,其後三分之一在澳洲的一間大學工作。轉換了幾個份工,想起跟讀大學的本科已經沒有扯上甚麼關係,才發覺讀了的書無用,保不了飯碗。進修不斷,要讀的是人生這部大書。

只懂得在課本埋首,不理世事,這樣的學生為數不少。老師們喜歡乖乖的學生,因為他們不會招惹麻煩,上課順暢。成年人的世界太虛偽,為自己前途打算的多,照亮他人的少。為了守護自己的利益,反而怪責年輕人總愛搞事。六月十二日那天早上乘天星小輪渡海,沿着海旁循人潮走向金鐘政府總部的外圍。草地上早站滿坐滿人。也看見更遠的馬路上很多人和警察對峙。迎面而來的一個年輕人問我要一樽水嗎?我笑着回答說感謝,我並不需要。身旁的另一個年輕人派發口罩,叫新來到的人戴上以妨給認出來。為什麼好像香港全部的年輕人都來到這兒?環顧四周,年長的我倒覺得慚愧。很多年輕人對醜惡政治背後的計算一無所知,只有滿腔熱血。坦白說,年輕是一團火。生命要燃燒,就是為了一個簡單的原因,義無反顧,不讓光陰白白的虛度。這場由學生帶領的運動,一個站出來的領袖也沒有,竟然燃起全城的怒火。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1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修補香港撕裂 林鄭月娥必須即時引咎辭職|思言財雋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