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鐘衝突】員佐級協會發聲明反駁醫護界 伊院仁濟今午無警員駐守警崗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情不願的「犧牲」|陳頌紅網誌

2019-6-26 16:32
字體: A A A

不明白。

如果一個人有遠大理想,立意貢獻社會,服務大眾,有一顆即使被誤解,依然抱著「我為人人」的無私之心,那麼,他的一切付出,理應為他帶來滿足和快樂。雖然做事的過程難免辛苦(試問有哪一份工作不辛苦?),難免波折重重(有誰的一生是一帆風順?),難免跟上司、同事、下屬或者客戶發生誤會(連家人之間都常有誤會,何況是外人?),只要「我為人人」的信念夠堅定,所有不如意,照道理,都會甘之如飴。

問題是,一旦把甘心情願的付出說成是「犧牲」,那就變得勉強,是不情不願,很難稱得上是真心的「樂意」。

前陣子在紀念諾曼地登陸七十五周年活動中,一個倖存老兵憶述當年那天在搶灘前,他遲遲不願放下船板,即使長官命令了一次又一次。他腦海裡只想著「我想生存」,不想這麼年輕便要為國捐軀。最後,他看著很多十幾二十歲的同袍在這場戰役中戰死。犧牲雖然光榮,絕非他們所願。

不妨想像一下,一個沉迷打遊戲機的人,晚晚不眠不休,從天光打至天黑,再由天黑打到天光,雙手嚴重抽筋,肩頸極度痠痛,但他就是不肯停下來。你可以說他放棄了睡眠時間,但不是犧牲睡眠時間。因為於他來說,睡眠的吸引力比不上打遊戲機。所以,不睡覺是他自願的,他才不覺犧牲。

忘記在哪裡看過一個年輕媽媽的專訪。她在生孩子前,眉清目秀,身材標準。但自從生了孩子,「肥膏消不盡」,臉龐脹了一倍,身材大了幾個碼,連她自己也認不出自己。但她並不認為是犧牲了美貌和身材。因為,只要抱著孩子,看見懷中的他向自己笑,就覺得其他一切都不再重要。

說出「犧牲」二字,或多或少都覺得別人虧欠自己。這就麻煩。他們一不強迫別人體恤並回報,一不站在道德高地上指指點點,罵人毫不知足。這樣的犧牲,好可怕。

(圖片來源:無綫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6月26日 下午4:3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金鐘衝突】侯俊偉促港府獨立調查衝突 英將停向港警批裝備至人權情況獲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