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衝突】被質疑預錄警告清場影片 警批改圖誣蔑「不負責任」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誰來管樓宇的缺陷?|姚啟榮網誌

2019-7-2 23:23
字體: A A A

跟朋友談起把房子縮小規模,冷不提防爆出了一句:香港人,由細到大住慣樓,梗係住樓啦!在悉尼十多年,住過好幾種居住的環境,由小到大,天空地闊之餘,才覺得房子的大小,的確沒有甚麼好壞的標準。一個人犯不着住上大宅,因為除了清理屋內,還要打掃前後院的花草。任由雜草叢生,鄰居會投訴你,區議會也有督導員(ranger)偶然經過看看你的房子範圍有沒有做好本份。不過我們的街上有間怪房子,看樣子像是丟空多時。野草長得高高,枯葉遍地,一樣也不見區議會有任何行動。可能鄰居已經向當局舉報多次,但私人地段上的物業,按時繳交了管理費,沒有犯法,區議會也管不着。從行人道上看,你真的弄不清楚究竟有沒有住客。可能這是業主的其中一間物業,也許業權有爭議,所以看不到有任何人居住的痕跡。昨天新聞報導說有一對年老夫婦在獨立房子死去多日才給發現。女死者靠男死者照顧,男死者先死去,女死者得不到照料,也於數天後死亡。另外一個新聞說親友前來探訪,才發現獨居老人已在房子內逝去多年,只剩下一副枯骨。管你是英雄與狗熊,生命的盡頭都是一無所有。

今天看來,成為一個房子的業主,應還否叫做澳洲夢?這個夢可以追溯至上世紀二次大戰末,經過五十年代澳洲製造業增長、嬰兒潮和放寬租務管制,逐漸變成一個大家追求的價值。澳洲人心中的基本家園是一間獨立屋,有前後院,後院有個燒烤爐和旋轉晾衫架。澳洲人喜歡燒烤,氣體燒烤爐雖然並不便宜,但它的操作至為方便。至於旋轉晾衫架,本來叫Hills Hoist。Hills是公司的名稱,由南澳人Lance Hill於1945發明。這個可調校高度又旋轉的大型晾衣架很適合澳洲的大家庭,也瘋魔了新西蘭。二〇一七年澳洲國立圖書館把Hills Hoist晾衣架列為澳洲的國家寶藏,可見其重要性。不過Hills Hoist佔地不少,差不多接近十二平方米。後院不夠大,或者沒有陽光照射的空間,根本不適宜安裝Hills Hoist。能夠安裝它的後院,也有一定的面樍,房子不會太少。換言之,Hills Hoist果然是個當年澳洲身份的象徵。當年也不少小孩手抓着這個晾架,讓身體隨着旋轉,作為簡單的遊戲。

住在多層樓宇的人怎麼解決晾衣的問題?當然大家可以把衣服晾曬在露台上。不過有些區議會的附例中清楚列明,露台不許晾衣物,因為有礙觀瞻。如果有例不依,有可能收到區議會的警告信。因此隨樓宇單位附送的家庭電器中,除煑食爐外,乾衣機定必在內。當然更沒有人把衣物掛在窗外。我的朋友住在獨立屋,但依然使用乾衣機吹乾衣服,原來因為衣服給花粉和微塵沾上,弄得他們混身不舒服。其實悉尼陽光充沛,在陽光下晾乾衣物,自然最理想。多用乾衣機,電費支出增加,也加重了生活的開支。當然也有不少的區議會,已經放寬在露台晾衣的限制。現在的露台,也不是露天的設計,也有遮擋雨水的屏障,因此看起來只是單位開放的一角,別有特色。

州政府放寬許多限制,包括縮短了發展的保養期。根據州政府的公平交易委員會(Fair Trading)的網站的資料,每個新單位有十三週的樓宇缺陷保証,然後有兩年小缺陷和六年大缺陷保証。看來一切非常美好。可是不少無良的建築商,在樓宇落成後不久便宣佈破產,小業主追訴無門。老實說,許多樓宇的缺陷,如果立刻給你發現,當然是上吉。可是缺陷有如美麗的謊言,總是給騙了幸福才抱憾終生。像住過的一幢四伙相連的聯排別墅,我們的三號單位尚無大缺陷。可是二號單位的地下一層的電力總是不時中斷,要從二樓用拖板帶來電源。四號單位的二樓去水管無故堵塞了,需要把下層大廳正中的天花板鑚開一個大洞修理。發展商是個住在兩條街外的黎巴嫩裔人,上門找他的時候總是不在家,由他的妻子擋駕,結果小缺陷都不了了之。到我們搬走的時候,他又在我們的對面蓋一個新的聯排別墅了。

找好房子有如買彩票,天注定。不過朋友千叮萬囑,不要買off the plan的樓宇。Off the plan等於買樓花。有陣子樓價瘋狂上升,許多人看到美麗的賣樓花小册子,就落訂買一個希望。落成時間的承諾,也有些虛無飄渺。許多發展商要靠售出大部分的單位才能得到銀行的賃款動工。銷售欠佳,動工就遙遙無期。發展商當然希望趁樓價上升時推出樓盤賺錢,但不管是本地或外國發展商,謊話都是一樣,落成後可能嚇你一跳。有一次參觀一個新落成的高層單位。走出露台,踏上去好像聽到回音,即是說石屎地可能很薄。敲一敲牆壁,更像是磚板的聲音。心想露台沒有甚麼遮擋,下雨後的積雨會否令牆壁損耗更快?跟地產經紀說起,也對整個單位的設計搖頭不已。

不過這些的樓宇缺陷,相比最近發生問題的樓宇Mascot Tower,簡直是小兒科。這座有一百三十二個大小單位的住客感覺大廈搖晃,慌忙逃生。大家才獲悉當年住客遷入不久,地庫的牆壁已經出現裂痕。直到最近,鄰近的地盤興建樓宇,工程影響之下,Mascot Tower正在逐漸下沉。政府把它封閉,只安排住客逐個慢慢回去收拾細軟,也勉強提供免息貸款讓他們暫時住進酒店。原來最初出現結構性問題的時候,住客曾經接受了發展商七十萬澳元的補償,不作追究。

澳洲夢原來真是一場夢。Mascot Tower的業主,無家可歸之餘,可能還要依舊償還按揭貸款。發展商早已免除責任,現在還繼續建造樓宇,政府竟然無可奈何。其實類似的問題,樓宇可能更多。大家禁聲,因為害怕公開名字後樓宇不值錢。這個世界真是黑白顛倒,是非不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明報》訪問七一遊行與慶回歸活動參與者 兩者同批林鄭修補撕裂不合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