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總炒唔炒林鄭,最重要睇一樣嘢!

王陸 -關公拆局

-關公拆局

資深傳媒人。在財經公關界與陳南祿同行,與陳永陸同校,三人同期出道,公認「三六齊名」。擅長拆局,每周一局,只此一家。

特首可會有「免於出醜的自由」?|王陸|關公拆局

2019-7-6 08:00
字體: A A A

現在亟需優秀公關特別是出色寫手的, 除了特區政府,還有一眾建制派領導。

李慧琼鬧出Protester和Protestants混為一談的大笑話、陳健波的「收成期論」、梁美芬遭的士拒載……這些各色各類的公關危機,建制派日後必會一再遇上,除了視若無睹,他們還能做些甚麼,來減少對自己及建制派的損害(又或是戴將功補過)!

特首一直拒絕與反對派見面,認為只會浪費時間或沒有時間,但卻忽然凌晨四點搞記者會,意圖取回話語主導權,爭取國際傳媒首播,將青年人定性為暴徒,結果招來記者更多質疑,政府新聞處甚至不敢留下答問紀錄,日後若非必要,恐怕特首不會再搞些一視同仁來者不拒的傳媒招待會,以免自找麻煩!

推而廣之,特首在六一二早晨接受無綫的獨家訪問,不單於事無補,更因「慈母論」而把兩子也捲入風眼,這些不易安排的高階公關招數,最後竟全變成「唔做好過做」,試問以後還有甚麼珍惜羽毛的公關高人,敢主動向特區政府獻身出計!

公關界流傳特首找了一位10A年青人(已加入政府智囊團)負責公關策略,但證諸迄今所見,傳聞若是屬實,也只能証明政府即使肯起用年青人參與決策甚或指揮團隊,也因當事人力有不逮及與社群嚴重脫節,以致功敗垂成。

在民間動員方面,由周融到黃英豪,由民建派到婦聯,建制派搞的民意調查以至傳媒報導,即使所費更多,也似乎亳無寸進或比前進步,幸而還有不少富豪出錢之後不會追究(因已向中央作了交代),但日後怎樣去找到可靠有效的公關「搞手」,特首與一眾建制派仍然全無把握。

科大學生會拒絕了特首閉門會晤的邀請,自行提出的三項要求,林鄭肯定無一接納,因為雙方公開對質,即使曾經「好打得」,今天也會隨時出醜人前。有了這個先例,其他青年人團體一定有樣學樣,林鄭在公開道歉時許下的「溝通」承諾,不單難以在年青人中間開展(除非參加者全由建制派安排),甚至出席任何公開場合,如果無法預知及控制與會者的政治立場,相信也會「避得就避」,以免自取其辱。這份「無懼出醜的自由」何時才能重拾,不單視乎特首的自信心仍能保留多少,還要看中央會力撐多久。如果有好消息經由特首發放,形勢尚可逆轉,否則繼續自閉,中央的力挺又口惠而實不至,林鄭的公眾形象與政治前途,任何公關絕招也難以挽救!

須知政府掌握的資料最多。七月二日選民登記經已截止,政府知道了選民的增減趨勢,會立即開始評估對未來選舉的影響。如果中央認為必須「止蝕」,不欲建制派的票源及地區勢力,因特首的所作所為而大幅流失,則林鄭必會盡快順應民意,不讓麥美娟等建制派的怨氣不致無聲消逝。

如今政府的公關游說工作,即使對象是自己人,也只會私下閉門進行,反對派的對話邀請當然不會回應,甚至在政府總部搞的記招,也要加強控制,不容再有閃失,這絕對無助政府在公關方面取回主動,加上警經已展開大規模的拘捕,曾鈺成就算出手為此降溫,但以林鄭的性格,政府一定不會受其恩惠與之配合。

《人民日報》雖然公開力撐林鄭執政,但需中央如此操心,證明北京經已知道,林鄭再無力獨自解決香港問題,且看日後北京港澳辦與西環中聯辦的公關如何聯手合作,為香港的建制派在未來的選舉中力挽狂瀾。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6日 上午8: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金鐘衝突】英國會議員要求英政府跟進「殘酷」指揮官 警察評議會職方協會去信促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