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張建宗:政府對近日輕生事件很痛心 閉門見學生只為深入坦誠交流

【七一衝突】不惜議事廳內脫口罩讀宣言 梁繼平望公眾非只記得破壞行為

2019-7-5 19:26
字體: A A A

一批要求撤回《逃犯條例》示威者本周一(1日)衝擊及佔領立法會大樓,並破壞大樓內的設施。整個行動中唯一拉下口罩的示威者,是《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他接受《南華早報》Telegram訪問時表示,沒有為拉下口罩而後悔,強調示威者當日破壞的行為「不是為暴力而暴力」(It wasn’t violence for violence’s sake)。

梁繼平憶述,七一當日他沒有參與民陣舉辦的遊行,而是在立法會大樓附近逗留了接近8小時,密切著注意每個行動,如大部分示威者般一直等待在立法會發表《香港人抗爭宣言》的機會。其時他們沒有共識該佔領立法會多久,都是即興而為,正如整場反修例運動都是分散、無領導而且是自發的。

警方當晚入內清場前,梁繼平在議事廳拉下口罩,要求示威者留下來,更指越多人留下來越安全。他稱,當時是見到越來越人離開,才做出這「危險」舉動,但他認為這是當晚的決定性時刻(defining moment)。他表示,大部分人經商議後決定離開,自己則自願在鏡頭前讀出宣言。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公眾可能只會記得他們的破壞行為,並指責他們是暴徒,這使政府有方便的理由提出起訴,令公民社會再經歷一次與2014年佔領運動相似的挫折。

說到當日的行為是否暴力,他認為損害的只是立法會大樓或內部,而非任何人或警察。值得留意的是,塗鴉也不僅只是破壞性的,例如示威者用只噴漆遮掩「中華人民共和國」,只留下「香港特別行政區」,反映對「一國兩制」原則明顯不信任等。因此,他們只是告訴公眾這不僅是暴徒行為,而是表達對不公選舉制度一直以來的失望。

梁繼平認為,衝擊立法會成為國際頭條新聞,標誌整個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與香港推動民主運動「巨大飛躍」(quantum leap)。他又強調,參與衝擊立法會的示威者是為了追求自由和民主,與較早前上街的人有共同目標。

被問及下一步行動,他認為民間社會已經用盡一切可能的和平手段,而且嘗試不為暴力而暴力,相信未來可能會有更多的行動,也許是抗議,但目前言之尚早。梁繼平正於美國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學位,未確定今年9年會否回美國繼續學業,現時仍在考慮各種方案。他又指,雖然自己還不是流亡的異見人士,但如果政府向所有參與佔領立法會的抗爭者提出起訴,對他們來說是「真正的威脅」(real threat)。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5日 下午7:2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西環秘設監控專員,抗爭者幪面都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