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林鄭行會前見記者 首稱修例工作「壽終正寢」(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遊與學|姚啟榮網誌

2019-7-8 23:23
字體: A A A

星期天早上,悉尼給濃霧籠罩,起床時撥開窗簾外望,只見到數十公尺外的前院、樹和街道,其餘都消失在白霧裡。這樣的風景令你聯想到來了一個深山的投宿營地,濕氣那麼重,陽光不知道躱在那裡。悉尼是個充滿陽光的城市。沒有陽光的一天,灰灰暗暗的世界,也許是大家印象中一般冬天的顏色,但形容悉尼或是其他澳洲的大城市,可能並不適合。根據一九八一年二〇一〇年的氣候資料,一年之中,悉尼的完全晴天有一百零七日,部分晴天有一百二十九日,即是說一年約有三分之二左右是不錯的一天。如果以大城市計算,居首是西澳洲的𤤿斯(Perth),約二百六十五天。以完全晴天計算,塔斯馬尼亞州的荷伯特(Hobart)一年只有四十四天,墨爾本也不過四十六天。全年的完全加部分晴天合計,墨爾本排大城市榜末,只有一百八十五天。以時鐘計算,墨爾本只有二千零七十九小時陽光普照。反觀悉尼,多了五百小時。但西澳州的𤤿斯高踞陽光城市榜首,有三千二百一十二小時。昆士蘭州自稱Sunshine State,有五個城市排名於榜上:布理斯班(二千八百八十四小時)、Cairns(二千七百二十八小時)、Mackay(二千九百九十三小時)、Rockhampton(二千五百九十二小時)和Townsville(三千一百三十九小時)。如果喜歡陽光的人,還是要考慮一下充滿陽光的昆州。

有個朋友以前辦遊學團帶着學生來悉尼,親身做嚮導,坐在遊覽車的前座,拿起咪介紹悉尼陽光燦爛的一天,指着窗外的天空,說這個藍色就是Sydney Blue。老實說,藍色的天空到處有,但用這個名稱倒是第一次。不過大部分學生初次來到悉尼,由香港的酷暑來到這裡的寒冬,幸運地遇見晴朗的一天,當然印象難忘。香港的夏天多雨,空氣也比較濕悶。從一個極端來到另外一個極端,感覺新鮮,大家自然有好感。不過到底Sydney Blue是否此地大家對悉尼晴空的普遍稱謂,有待商榷。藍色是三原色之一,形容天空和水倒是䀡切。美國文化中藍色一般帶有憂鬱和傷感之意。藍色的車也不受歡迎。以前在香港,一位車行經理千叮萬囑,不能揀某種藍色的車,因為那是「死人藍」的藍色,轉手也特別困難,我才驚覺藍色也有人不喜歡。至於這個悉尼的藍色,究竟有何特別之處?偶爾在谷歌搜索一下,倒有趣發現Sydney Blue是一隻三歲的灰色的雄性名駒,練馬師是著名的Gai Waterhouse。Sydney Blue出賽過三次,只勝出一場頭馬。

遊學團今天大行其道,目的地遍佈全世界,已經和我最初認識的有很大的分別。香港學生小小的年紀,隨父母旅行,足跡可能比他們的老師更廣。今次在香港機場等候行李過磅寄艙回悉尼,就看到一羣中小學生參加的澳洲遊學團,在澳洲航空公司的櫃位前集合,首站的目的地可能是悉尼或墨爾本。一早到達的是兩位領隊老師。其中男的領隊全程用英語和學生溝通,按次序登記他們的名字,然後指導他們到櫃檯前為行李寄艙。當然有些孩子的父母緊張不已,親自動手幫忙。到了大家辦妥行李寄艙和領取登機證後,領隊叫大家聚集一起,聽聽一些普遍的安排,例如出境時和登機時要留心的情況。看情況孩子並不是第一次出門,家長也沒有很著緊。 解釋完畢,大家便準備出發登機了。後來到我辦安妥登機手續,四處逛逛的時候,家長早不見了,看見稍大的中學生帶着小學生安靜的排隊進入禁區。看來他們都很聽話,展開他們的旅程。他們的遊學團安排於六月考試完畢後進行,可能不想影響他們正常七月開始的暑假。對領隊老師來說,還是不要影響悠長的暑假好。暑假裡,許多老師也有學校的行政工作,一點也不輕鬆。

二十年如一日,今天如果要問遊學團的成效如何?倒是頗為有趣。到海外遊學團的費用並非便宜。暑假是旺季,即使機票的價格也差不多比淡季貴一倍。至於住宿、交通和一天三餐的費用,也較以往貴。學校如果托外邊的機構安排,也有其他的額外費用。我在遇上的遊學團,可能因為節省成本才選擇六月份出發。遊學團的目的是體驗當地生活和學習用外語,在短短七至至十四天的旅程,如果能夠帶給學生一些啟發,刺激他們的學習,或者加深了他們對英語運用的信心,其實已經達到目的。至於即時的成效,未必顯著,也未必察覺。學習的功效就是這樣:有時像埋在泥土的種子,要有適當的環境才能發出嫩芽生長。有些參加過遊學團的學生,日後到外國升學,可能對適應新環境,較為有信心。

遊學團的名稱,有「遊」也有「學」,在學習和遊歷之間如何取得平衡,真是費思量。到底「遊」是否就是玩樂,大家也有分歧。在澳洲,家長為子女安排旅行,有時因為遷就時間,提早在假期前出發,也有開課後才回來,學校一般都准許放行,因為學習的機會並不限於課室。家長帶着子女旅行,其實是一個學習和與人接觸的機會,這樣的學習有何不可?如果課程緊迫,考試臨近,懂事的他們自然知道應否隨父母出發。

許多人認為年輕人不懂事,受人擺佈,所以走上街頭。年輕是一種心境,發光也發熱。有着對世界不滿的心態,有何稀奇?大家都年輕過,但年紀大了,腦袋頑固得像石頭。大家應該高興我們有這群不一樣的年輕人,在自己生活的地方學習和成長,不一定走到外面。好像倪匡也曾說過,社會之所以有進步,因為這一輩不同意上一輩而來的。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8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是時候「鳴金收兵」嗎?  |梁慕嫻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