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短打|梁振英向台展示《白皮書》斷章

Natalie網誌│Natalie網誌│「深綠」遊 :本來就不打算去印度

2014-6-24 22:55
字體: A A A

PIC 1

身邊很多人覺得我是一個熱愛冒險的人,剛畢業便隻身番大陸查樽裝水廠抽水情況,在讀書期間遇過阿根廷暴亂和泰國政變,嚟緊又去老撾泰國邊境幫手建生態村之類。事實上熟悉我的人也知我出名細膽,那些代表勇敢BB級的「基本盤」– 攀石過山車倒立呀我全都不做,或更準確一點,不會自己主動做…. 只是,我有一點點夢想,而在實現夢想的過程中我發現一些「需要」做的事,便懷著「做應該做的事」這老大不掉牙的道理去做了。

這數年間一直在挑戰自己的底線,畏高但學爬樹,怕貓狗又學人照顧流浪貓,怕鬼又要一個人住,唔鍾意一身泥又用手大把大把將混合了泥巴和動物排泄物的生態建築材料修補房屋…

我知道自己是軟弱的城市人,喜歡怕一些無厘頭的事。我們怕動物怕昆蟲,對牠們表示出強烈的控制欲甚至不容許牠們生存,卻遺忘了牠們在生態的意義和作為生物的基本生存權利;我們怕泥巴髒,卻忘記我們每天吃的都從那裡來。反過來我們卻容許核能輻射化學農藥繼續消遙法外,這盤似是而非的計算實在耐人尋味。所以,敢作敢為的作風全因那撥亂反正的心態,認為在談真正的環保同時應克服這些障礙,所以過山車現在也絕不玩的。

話說回來,在2013年選擇第三學期到泰國還是印度留學時,本來一早已選定去印度見識見識,後因當地的強暴謀殺案受廣泛注目,後來家人簡單一句「你去我唔放心」而我也說不出 why not Thailand的理由,便打消了去印度的念頭。其後在泰國的確獲益良多,而去印度的同學告訴我因安全問題他們在當地可以做的事很受限制,加上衞生環境只去旅居數月實在未能過不到樸實的local生活… 想到眼見遍地膠樽卻無奈地每天必須用樽裝水刷牙洗生果,仍未想到食住行方面心已經痛起來…於是我更覺得如非有一個非印度不可的理由, 否則「女仔單拖去印度型一下」這回事,絕對不會在我的check list。

事緣大學在我們完成了首三個學期在寫論文之間,即今年6月至10月,給了我們五個月的自由實習時間 — 在地球上挑選任何一個國家做你想做的事。這份自由就像一個大火球彈到一群螞蟻中,各自奔向自己想走的路,等到今年11月再回到德國巢穴集合。最後同學中有的到「NGO 大佬」聯合國實習,有的到什麼什麼群島借實習之名渡假….而我這粒螞蟻就對精神生態學、原居民永續智慧、轉型社區等另類知識感興趣,心想要突破現有框框不防來一個破釜沉舟。而這意味到需要找尋一個正面對嚴峻的社會生態危機、仍保存遠古流傳至今的精神智慧和公民社會有一定成熟的地方….

在過去三個月, 我仔細分析了很多地方, 最後鎖定了南美,非洲,東南亞,南亞等地並發了多封實習申請,最後除了7月到老撾那邊建生態村外,唯一一個offer就只有印度!記得當我看完機構的電郵,我抬頭用著一言難盡的眼神看著正在抽煙熱愛女權運動的匈牙利同學…

她問「怎麼了?仍未有消息?」
我說「不是… 印度收了我.. 」
她「哈哈,那個我們都被她抓狂的地方?」
我「是的… 我當初本著凡合乎我要求都申請一下的心態,不顧地點不顧成本..天羅地網…最後要我的竟然只有她… (下刪數百字) 」
同學忽然很有型地將手中的煙弄熄低頭沉思片刻, 然後對我說 「或許這就是時候, 不能把自己繼續鎖在安全屋, 而期望從中感受到問題和得出什麼解決問題的方案… 如果這些地方是重災區,這就意味著我們就要去這些地方…」後來她又補上一句 「但我明白… 我們可選擇接受什麼挑戰…」

同學的說話無疑喚起了我「做應該做的事」的傻勁, 後來再找了一個多月的實習仍沒有消息,前幾天慢慢很自覺地找申請印度簽證手續, 當地天氣,衛生情況準備事項等等… 在收拾到老撾的背包同時,心想印度這一站,大概是去定的了,不妨多帶兩包肚痛丸。
pic 2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6月24日 下午10:55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台東大學生自製 鐵甲奇俠反應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