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行上禮賓】逾2,000人聯同絕食者要求與林鄭對話不果 等待逾一小時後離開(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烏魯魯|姚啟榮網誌

2019-7-15 23:23
字體: A A A

多年前駕車從拉斯維加斯往大峡谷,一天來回十四小時,匆匆忙忙,大峽谷的景色只是蜻蜓點水,真的是到此一遊,當然有些後悔如此衝動。大峽谷的壯麗景色畢竟太模糊了,焦點反而聚集在沿途經過奇怪山頭。在泥黃的大漠裡風馳電掣向前,拐一個彎,竟然看到拔地而起的山,說是山,因為它高。說它又不是山,因為它像上帝從天上丟下來的石頭。那時候記憶中有看過《第三類接觸》的印象,以為它是電影中類似的場景。後來才知道電影中的怪山頭叫Devils Tower,位於懷俄明州(Wyoming),不是大峽谷身處的亞利桑那州(Arizona)。懷俄明州在亞利桑那州以北,相距一千公里以上。如果不是仔細再翻查資料,很容易張冠李戴。美國的中西部是沙漠地區。電影《德州·巴黎》(Paris, Texas)片首中男主角Travis流浪在沙漠,正是德州以西。有人說《德州·巴黎》是西部片,可能是不一般的西部片,但一定是公路電影。人生漫漫長路,風景有山、有水、也有大漠。為什麼記得這部電影?除了那荒涼的泥黃映像,配樂那麼沉鬱蒼涼,Ry Cooder的結他奏出來的一弦一綫,的確像剌針擊中我們的心坎。

澳洲跟美國有點近似之處,是中部有一幅頗大的沙漠化內陸地區。我們叫它做Outback,因為它屬於不毛地帶。以前在香港工作時,午餐曾經光顧過一間據說來自澳洲的餐廳,店名就叫做Outback,售的是牛扒。不過在悉尼不曾遇過叫Outback的餐廳。其實把內陸叫做Outback,當然不限於澳洲。起個如此的店名,純粹是綽頭。做生意要頭腦靈活,沒有人理會是否真正美國或澳洲的品味。至於充滿澳洲風味的牛扒,我只介紹你走到街頭巷尾的小酒館。一邊對着大型電視屏幕播放的澳式欖球比賽,一邊品嘗那特惠的Rump Steak或Porterhouse Steak。這些既便宜又快捷的燒烤牛扒午餐,才是我們的至愛。

澳洲內陸的特色,就是一片大沙漠,方圓之大,難以想像,總之不毛無人居住的地域,就是Outback。我們也叫它做Aussie Outback。Aussie是澳洲人起的稱呼,把Australian簡化為Aussie,因為澳洲人的口語中喜歡把一些發音長的字縮短,變成一種親切的稱呼,所以除了Aussie,我們還有Brissie,就是昆州首府Brisbane(布理斯班)的簡稱。還有多謝的thank you,我們就叫ta。如果不是特別瞭解一下,很多人以為澳洲人會那麼粗魯。當然,澳洲人的本地獨特發音,鄉音特別重,英語世界也引起過大家的討論,聽不懂的大不乏人。

澳洲內陸的氣候,當然很極端,夏季的日間溫度會上升到攝氏五十度,冬季晚間的溫度也會下降至攝氏負十度。溫度極端得很,但原來中部沙漠一年平均下雨量有二百到二百五十毫米。視乎區域,有些地方經過豪雨變成汪洋。位於南澳州北部的艾爾湖(Lake Eyre)便是一個例子。它沒有出海口,大雨帶來的雨量經河流入經常乾涸的湖泊,令水位上升,陽光又逐漸把湖水蒸發。根據記錄,湖水平均每三年泛濫一點五公尺,每五年泛濫四公尺一次,在一百年間完全注滿四次。艾爾湖最低點為水平綫下十五公尺。最近一次完全注滿是二〇〇九年。今年三月,昆州北部大雨引發雨水流向艾爾湖,這次的河水要經過十個月才抵達目的地。時而乾涸時而泛濫的現象令艾爾湖不時成為新聞的頭條。也因為這個緣故,它仍然保留非常天然的面貌,不被瘋狂的遊客到來打卡破壞。

至於澳洲中部的打卡熱點,一定是烏魯魯(Uluru)。也許大家都記得最初澳洲人把這塊巨石叫做艾爾斯岩(Ayers Rock)。一八七三年威廉·古斯(William Goose)發現距離愛麗絲泉(Alice Spring)市四三百三十五公里以南在平原上高三百四十八公尺的巨大岩石。古斯以當時管治南澳州的亨利·艾爾斯(Henry Ayers)爵士為它命名。但澳洲原住民一直叫這塊神聖岩石做烏魯魯。烏魯魯是這塊岩石的名字,其實沒有甚麼特別的意思。但奇怪之處就是日出至日落和季節與季節之間,因為陽光照射的角度,砂岩質的岩石會變成不同的泥土顏色。到了二〇〇二年,這塊岩石終於以原住民的名稱為首,叫烏魯魯或者烏魯鲁/艾爾斯岩石。物歸原主,土地得以正名,當然是好事。

烏魯魯一向是遊客必到之處。一九八五年聯邦政府把烏魯魯交還原住民,條件中包括政府租借岩石九十九年,大家共同管理。當時的總理霍克曾經答應不能再讓攀登烏魯魯。但政府食言,只在遊覽小冊子上說道:攀登不會禁止,但為了作為這個土地的遊客,請你尊重此地的法律和文化。如此說法,等於放任不管。到了二〇一七年十一月,烏魯魯國家公園的管理委員會投票一致通過,由二〇一九年十月二十六日開始,禁止所有人攀登烏魯魯。時限迫近,大家要搶在禁令生效之前攀登烏魯魯。因此這一陣子,新聞報導大批遊客登山。由於山上沒有洗手間,山下也是沒有。因此不少人回歸自然,隨意便溺,垃圾處處。

旅遊可說是生態的災難。許多人根本不尊重别人,以獵奇的心態征服自然。要近距離看烏魯魯,不如找回一九七五年香港嘉禾電影公司與一間澳洲電影公司合作的《直搗黃龍》(The Man from Hong Kong)來看看吧。片首澳洲便衣警察在烏魯魯追捕帶毒的一個香港人,由公路追到烏魯魯的山坡上。飾演香港毒品帶家的是年輕的洪金寶。那個是香港功夫電影的黃金年代,但坦白說這是一齣不太成功的功夫電影。當舊片重溫可能不會太失望。如果這樣做會令大家打消前往攀登的衝動,就當作救救被遊客不斷摧殘的大岩石烏魯魯好了。

(圖片來源:澳洲旅遊局網頁)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1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無外國勢力又如何成為國際城市?|全民教育局HKEd4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