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大埔「連儂隧道」現多國國旗與旭日旗 警列「發現可疑人士」處理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裸體有罪|陳頌紅網誌

2019-7-16 14:00
字體: A A A

二o一二年,央視在報道「國博百年館慶:文藝復興名家名作展亮相」時,畫面上出現米高安哲羅的大衛像,不過大衛像的男性器官,則被打上馬賽克。隨後,網民為了「熱烈響應」央視此舉,呼籲大家為所有名家畫作、雕塑加上遮羞布。沒多久,很多傳世名作中的裸體男女,都被穿上了球衣、校服、旗袍、中山裝,甚至肚兜。雖然央視在幾小時後撥亂反正,刪除了遮羞馬賽克,但已為網上帶來很多有創意的改圖。

這座大衛像,因為「裸露男性器官」,已發生過不少爭議。一九九四年大衛像在香港藝術館展出時,曾被香港淫褻物品審裁處評為「不雅」。幸而最高法院推翻裁決,法官在判詞中指出,「任何有理智者,都不會將之視為不雅」(維基百科)。可是世上總是有太多非理智者。二o一六年,俄羅斯聖彼德堡一個「米高安哲羅展」,展出一座復刻版大衛像,也被居民投訴「把沒穿衣服的男人放在市中心,會為學童帶來負面影響,令他們心理發展不健全」,要求撤走雕像。

沒看過名畫、不了解藝術的牛頭角順嫂,每看見這些裸男裸女都「啋啋啋」,帶著有色眼鏡來批判,還可以體諒。但去年二月,英國曼徵斯特藝術畫廊的館長,竟然主動移走一幅由英國畫家約翰.威廉.沃特豪斯所畫的《海勒斯和寧芙水仙》,實太匪夷所思。畫中,七個美麗「但」裸體的寧芙水仙,浸在池塘中,而希臘神話中的俊美男子海勒斯則蹲在池邊,被其中一個傾慕他的水仙拉著前臂。館長指出,該畫令人聯想到色情,加上她要響應Time’s Up及#MeToo運動,即使面對別人指她審查藝術作品,罵她沒資格當館長,都堅持移走該畫,以後也會更仔細考慮藝術館應收藏哪類畫作(《衛報》、《獨立報》)。

藝術館館長尚且如此,我們似乎不應批評泰國那群譴責女護士穿短裙救人的網民了。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1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傳政府研分區戒嚴應對遊行 保安局:續沿用現行機制外沒其他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