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衝突】黨媒指圍毆警員情況別於昔日香港 反似利比亞等地騷亂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天才不記小事|陳頌紅網誌

2019-7-17 16:00
字體: A A A

你腦袋中最無謂的記憶是什麼?意思是,這些記憶對你的生活、生命都無太大意義,亦非求生知識或美好片段,但偏偏記得牢牢的,而且不曾忘記。

我記得以前住的屋村,升降機內的六樓按鈕經常壞,住六樓的人,常要按七樓,再走樓梯下去。也記得念小學時有一個女同學,右邊鼻翼上有一顆大黑痣,人人都叫她「大粒墨」,我跟她並不熟悉,也不好意思叫她的花名;還記得念中一時的化學老師,每天都穿格子襯衫,不過很花心思地跟褲子顏色搭配;更記得念預科時有一個音樂老師,經常一兩星期才洗一次頭髮,雙肩總是有頭皮屑。

我也記得一九八三年張曼玉為「快圖美」一小時沖印所拍的電視廣告。一個小丑為張曼玉拍完照後,張曼玉拉著他的手,走到快圖美門前,背景一把嬌俏女聲就說道:「影完相,去沖印?嘿!等一等!」不知道為什麼會一直記住。也許因為喜歡張曼玉,也許因為當時經常跟幾個同學仔大擺甫士拍「沙龍照」,對於一小時便能一起看照片的沖印服務,尤其雀躍。

這些記憶,其實都無聊。為什麼要記住「影完相,去沖印?嘿!等一等!」而非把這一片記憶之地,留給某首唐詩宋詞?為什麼記住人家被笑稱「大粒墨」,而不把這一處記憶騰空,留給一兩個我經常記錯名字的售貨員?

記住沒意義的東西,已經夠無聊,多倫多大學大腦研究專家Blake Richards更警告我,記住太多無謂事情,證明我的大腦不是聰明大腦,不懂得決定什麼是重要資訊,什麼不重要,結果,過量垃圾堆積腦裡,反而令重要記憶被錯誤刪除。

相反,聰明的大腦,例如天才的大腦,精於分辨什麼是重要資訊。所以很多天才在生活上一團糟(愛因斯坦經常扣錯鈕),常忘記瑣碎事,就因為他們的大腦很清楚,該記的才記,沒必要記的,轉頭就忘。

(圖片來源:Ryan Sun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17日 下午4: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林鄭取消出席書展開幕禮 疑避與網民「直接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