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星島》:蔣麗芸上周探陳同佳 會談近一小時料勸赴台自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號碼與密碼|陳頌紅網誌

2019-7-20 14:00
字體: A A A

某個星期六晚上,丈夫忽然提議翌日去看一部電影,我連忙上網看看戲院滿座了沒有。丈夫在身邊陪著找戲院、選座位,然後輪到輸入信用卡資料時,他問:「要不要把你的錢包拿來?」我搖搖頭,因為,自己四張信用卡的所有資料,包括號碼、到期年月、背面的安全碼,全部記得。

說來奇怪,我對數學向來恐懼,三位數字以上的價錢,超過五成機率會算錯。因此而多付了錢,或者意外地給了超慷慨小費的慘痛經驗,多不勝數。如此一個數學白癡,竟然「不連戲」地記得很多無無謂謂的號碼,實在詭異。

除了那堆信用卡資料和自己的身分證號碼之外,丈夫的身分證號碼、我們分別有幾個銀行戶口的號碼,都能背出來。還有所有好友的手機和家中電話號碼、方圓八百里的一堆外賣電話號碼,以及已經九十幾年沒用過的大學學生證號碼、美國駕駛執照號碼,都記得一清二楚。多年前在舊生聚會中碰到一個小學同學,我問她娘家家裡電話號碼的最後六個數字,是否仍舊是xxxxxx,她的眼珠像萬聖節的彈簧眼珠一樣,直掉到下巴,很驚愕地點頭。

一串串的號碼,我能不費吹灰之力就記得牢牢的。或者,純粹因為用得頻密,久而久之便植入腦中。但當號碼變成「密碼」,弊傢伙!六位數字的密碼都經常記錯。思考過不同的原因,最有可能是,自小被高壓統治,習慣被逼迫,所以很懂得記住別人強迫我記的事。但當有自由意志地選擇,可以自行創造密碼,反而失去那股因害怕被鞭撻而必須緊記的動力。嗯!應該是這樣。或者請媽媽替我編密碼,便能永遠記住。

記憶專家認為,特別容易記得數字的人,屬於邏輯型頭腦,擅於分析。想想也對。什麼不睡覺會累、不吃東西會餓、不努力會失敗、上完廁所不洗手會髒等的艱深邏輯,我確實能在很短時間內便推算出來。

(圖片來源:Underknown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20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民主會戰勝歸來》填詞人林律希病逝 終年37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