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朗襲擊】屯門鄉事會大樓聚集大批白衣人 另有黑衣男子疑被襲擊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YouTube世界|姚啟榮網誌

2019-7-23 23:23
字體: A A A

據說很多人都不看電視節目了,只拿着手機和平板電腦看YouTube的影片。看看每次大減價促銷的商品名單,電視機必定在內。如果你選擇名牌如Sony、LG或Samsung,一部五十五吋的播放4K影片質素的電視機還是要一千澳元以上。但一部本地品牌或中國大陸的品牌,只不過是一千澳元以下,也一樣有一年的保養服務。這裡本地品牌,產地都是中國,即使改了什麼品牌的名稱,根本不重要,因為以這個價錢,十多年前只能買到二十七吋的電視機,解像度還比不上DVD的規格,在小客廳看還可以。但澳洲人的大客廳,的確放得下一部五十吋以上的掛在牆上的電視屏幕,這樣子便非常簡約美觀。今時今日,你把一部十年機齡、又大又笨重電機放置在行人道上任取,別人還不屑一顧。

我家裡的兩部電視的規格,隨着搬家數次,依然故我,未有升級,說起來真有點慚愧。廳中的是三十二吋的LCD電視,決定購買時幾經思量,先挑選了品牌,然後跑了好幾間連鎖分店,跟售貨員費盡唇舌議價才取得稍為便宜的價錢。若不是原來的二十七吋顯像管的電視機壽終正寢,我們還是不捨得花千多澳元更換。壞了東西,可能還有修理這回事,不過此地不會很便宜,而且也要把那麼大的電視機從家中搬到維修中心,實在是一件不簡單的事情。最初為了節省這部二十七吋的電視機的送貨費用,叫售貨員搬進我的小車子的車尾箱帶回家去。現在真的忘記了如何又推又拉,把那個紙箱從地下搬到二樓,伴隨我們過了數年清淡的日子。

至於另外一部小的電視機,不過是二十一吋。當年在悉尼住了兩年後回港時,看到這個香港品牌的LCD電視機做特價促銷,便爽快的買下來。它的體積當然比傳統的顯像管電視小得多,可以隨行李寄艙帶入境。沒多久這個品牌早已經在香港市面上消失了。所以數年後當我發覺遙控器失靈,想要買個新的替換,走遍大街小巷,鴨寮街也到過幾次,它的替身竟然毫無頭緒。市面上的百搭遙控器,也沒有收入這個品牌。正在煩惱每次要走近電視機按機身的開關和轉換頻道的時候,數碼電視服務開啟了。我竟然發現加上一個訊號解碼接收器連接我的陳年電視機,就能收看到新的數碼頻道,一切如常了。這次州政府所言非虛,根本不用買新的電視。這個解碼機的遙控器便成為了我們的救星。結果這部小電視到如今用上十多年不倒。連接它的數碼接收器壞了數次又換了新的,它依然如常操作。後來有數次看到新的大型電視機價錢越來越便宜,家中的它屏幕小,解像度也強差人意,心裡總是想提出更換,但看看它風采依然。它接上解碼機後,數碼廣播的功能,也並不缺乏。想到要丟棄它,實在有違背環保的原則。搬到這間房子,把它放置於飯廳,邊吃邊看晚間新聞,一直是我們的生活習慣。只要它一天不損壞,還是有它的存在價值,說不定可能有一天變成了經典收藏品,價值連城呢。不過有一次朋友的小女兒到來,看到這個怪物,問她的父母究竟是甚麼?我才恍然大悟大家的家中已經把電視機屏幕的尺寸不斷升級,難怪年幼的一輩早已不知道以前的電視機是甚麼樣子了。

有人說我這個年紀一輩的人是看電視長大的,但年輕人可能再沒有甚麼興趣看電視了。我認識的一些年輕人,看的是YouTube和Instagram。即使要做功課,不是翻開課本,而是到YouTube找找,看看有沒有和功課有關的影片。我的那個年代,家中擁有電視還是上了大學以後。平日少看電視,要看就走到附近的一間士多看。士多門前放了一排又一排的長條板凳。其實要坐着看一會兒,還是識趣的買一點餅乾或小吃,才安心的坐下來,不然老闆有臉色給你看。士多打開大門,在路旁也可以清楚的窺到內裡電視機的小屏幕正在播放什麼。所以才知道《地球保衞戰》、《超人》、《鐵甲人》和一些粵語長片。印象最深的還是張活游和白燕的《瘋婦》。雖然沒有從頭到尾看過一次,但片中的一些片段,那些慘厲的叫聲,是我少年時不可磨滅的記憶。

許多人說現在香港人不再看大台無線電視了。幸好我沒有甚麼看大台的經驗,有的也是瑣瑣碎碎,不成樣子。慣性的收視不是靈丹妙方,因為背後的製作本都是靈魂。那靈魂沒有香港的氣息,當然毫不像話。最近六月回港時看看一些大台片集,原來發現真的浪費時間,劇本差,演員的演技也馬虎得很,難怪大家都要求即使臨記也要做得認真。至於大台的新聞,早已不成體統。我在平板電腦上下載了其他香港媒體的程式,起碼有多角度的報導。

澳洲的電視台,也沒有什麼好看的節目。不過因為數碼轉播帶來了一些新的頻道,以為有些選擇,其實也是普普通通而已,不然Foxtel、Netfix和Stan怎會大行其道。看YouTube,因為它免費,而且混雜了許多原創和盜版在內,你花十秒八秒就知道是妙品或垃圾,也可以快速瀏覽一遍,不需要由頭等它播放到尾。一齣成功的YouTube影片的製作絕對不簡單,觀眾的品評也非常尖銳,當然有時不免有網絡打手在內混淆視聽。看得多,你可能很清楚誰是誰非,也可能會受到蒙蔽。

從YouTube裡看到另一個世界。大家都是主人,也可能受到荼毒。善與惡,是與非,跟讀書和認知多少無關。有些影片宣揚殺戮,鼓吹仇恨,充滿歪理,卻好像得到許多人的認同。短短的數分鐘映像的背後,原來製作者的心腸如此歹毒,怎能不叫人慨嘆。

(圖片來源:網上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23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互聯網下新社運模式|梁慕嫻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