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元朗】多間大專院校校長聯署 籲學生遠離元朗示威「照顧自己」

讀者投稿

《852郵報》歡迎讀者投稿。請將稿件電郵至 editorial@post852.com。電郵來稿者請註明文題、筆名、個人資料及作者簡介。讀者投稿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本報立場。編輯部保留對所有稿件的篩選及編輯權利。

由元朗恐怖襲擊來看,高官才是踐踏國家尊嚴的人|讀者投稿

2019-7-24 22:30
字體: A A A

我是一個普通市民,元朗站恐怖襲擊那天,我在現場。這兩天各大傳媒都試圖重組當日的情況,我也嘗試把我的經歷盡量寫出來。

那天我從港島離開,在道路被堵塞的情況下,家住新界西的我只能選擇港鐵。

列車到達元朗站時,乘客還未下車,就有個年輕人在月台大叫有人在大堂瘋狂打人,還問車上有沒有人會急救。我看到有位小姐猶疑了一下,然後舉手,跟著那年輕人踏出車廂救人。

其實大家都怕會被打,但那位小姐還是挺身而出,離開當時相對安全的車廂。

為了救人。

同一時間,我看到月台上的椅子有很多衣服,地下一遍凌亂,列車就這樣停在月台,車門開開合合,不斷有人進出。

有人嘗試打電話報警,但電話未能接通。月台沒有港鐵職員,港鐵唯一向我們這群車上乘客說的話,就是「列車暫停服務,請離開車廂」。

不斷有廝殺聲由大堂傳來,身處車廂的我看到身邊幾個女士和小朋友都在哭。

又過了一會,突然有年輕人由車尾跑上來,跟我們說快往車頭方向走。所有人都舉棋不定,那時候我們不知道車尾已經有白衣人衝進車廂打人。

十幾秒之後,有人開始向前行,一位男士指揮著大家慢慢走,照顧同行老幼,慶幸沒人踩人。

走了一段路,我在較前的車廂坐下,身邊是一位頭髮花白,拿著鮮花的女士,她目光呆滯,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受驚了。稍遠一點,有位年輕的小姐,哭著打電話給朋友。

列車還是停在元朗站月台,對面的列車則直接掠過元朗站,我所在的列車,車長不時重複「列車暫停服務,請離開車廂」的廣播。那時候我想,今晚大概真的有機會無路可退,只能被人圍著毆打。

你說警察?

我會形容,那一刻,我覺得元朗區不存在警察。

「保護市民生命和財產」聽說是警察的職責,但我那時只感到我的生命不受保護。就算有人保護,也是其他乘客和街坊、消防、救護,而非那些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察。

這樣想著,我開始認真地思考著一會要是被白衣人追打,我可以怎樣閃躲,避免自己受重傷。再之後打電話給家人,說了兩句,大致是平安就會盡快通知他們,要是長時間收不到我的消息,就預備到醫院看看我在不在。

做完這些動作,我就坐在座位上,開始漫長的等待。等待著白衣人殺上來,或者是車長開車。

最後,白衣人沒殺上來,列車終於駛走,此後每過一個站,要開門的一瞬間我都會高度緊張,當車門不斷開開合合時就極為焦慮。

我下車的時候,有人在月台大叫附近有急救物資,也有衣服,有需要的人可以去拿。

坦白說,我聽到這句話時有點想哭。

為甚麼拯救和幫助傷者的,會是另一群市民,而不是那些天天在電視上說著維護法紀,開口閉口都是法治,依法辦事的人?

示威者犯法要被捕,那群白衣暴徒呢?

中聯辦外(第二天早上就能換上新的)國徽被塗鴉,是否比市民的生命安全更重要?為了幾棟已經幾乎沒人的大樓,要將所有人手調派到港島?還是說元朗其實本身有警力,但是沒有出動?

香港全球是警民比例最高的地區之一,全港有三萬個前線警員,在港島外的警察那時候在哪裡?當晚人手調配如何,應該馬上交代,而不是只單純推說,要應付港島示威者導致人手不足。

建制派譴責示威者塗鴉國徽踐踏一國兩制,破壞國家尊嚴,我看最破壞國家尊嚴,傷害人民感情的,是香港政府才對。

林鄭月娥、李家超、盧偉聰和一眾聲稱愛國愛港(但家人絕大多數擁有外國護照)的高官,可還記得你就職時,宣誓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你們是否忘記了國號裡「人民」兩字?還是說,當晚在元朗站的市民不是人民?

人民是國家的根本,你不在乎人民,你跟我說你愛國?你知不知道醜字怎樣寫?

又有人諷刺,無事就鬧黑警,有事就要警察。

同樣句式,可以變成萬能key。

醫護:無事就話我薪酬太高,有事就要我救。
記者:無事就話我尋釁滋事,有事就記者朋友麻煩報道。
元朗市民:無事就叫我納稅,有事仍然要我納稅,還要我在遇到恐怖襲擊的時候自己執生。

事實是,醫護在SARS期間緊守崗位,冒著生命危險拯救市民;每年流感高峰期體力透支,他們仍不會擅離職守,因為知道人命關天。他們不會因為疑似聽到有人辱罵,就撤銷急症服務。

事實是,記者在各種衝突中面對催淚彈、布袋彈和警棍,亦可能被磚頭、鐵枝誤傷,仍拿著鏡頭堅守到最後,報道真相。他們不會因為被人罵「記你老母」、「就係你呢啲人搞亂社會」而罷工。在遊行表達不滿後,又拿起鏡頭跑到最前線,因為他們覺得這是份內事,they’re paid (sadly not well-paid in many cases)for it。

事實是,當日很多在元朗站市民,奉公守法,準時納稅交差餉,但沒有得到警方保護,盡了義務,卻得不到應有權利。

維持治安是警察的職責,就像他們執行職務時佩戴委任証,使用最低武力驅散(而非單純攻擊)人群,尊重被捕人士基本人權一樣。

係。應。份。㗎。

警察公權力源自市民,他們權力的唯一用途是保護市民生命。既然擁有權力,就要履行任務,而非在暴徒完成襲擊拉隊離場後才姍姍來遲,在和拿著木棍鐵通的白衣人對談後,堂而皇之地跟記者說,看不到白衣人帶有攻擊性武器,所以不拘捕。

穿黑衣戴口罩年輕人帶著兩瓶水是武器,要在金鐘站排成一排,明明未被捕,沒做任何違法行為下,就好像罪犯般給人搜身;戴口罩白衣人卻可以拿著木棍鐵通,和警方有說有笑,最後越過防線上車離去。

日前網上有傳言說黑社會會再度打人,之後店舖拉閘,市民提早下班回家,元朗、屯門和荃灣等地區變成死城,商場比八號風球時還要水靜河飛。

大家反應這麼大,不單是害怕黑社會,而是害怕在黑社會鬧事時,警察不會處理,再次讓市民自生自滅。

以前覺得沒可能發生的事,大家知道其實真的會發生,警察是真的會袖手旁觀,想報案時警署會落閘。

最可笑的是,盧偉聰還呼籲市民要對警隊有信心,卻不知道市民對警隊沒信心,是你們咎由自取。

這是今日香港。

(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24日 下午10: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選管會公布遺失選民登記冊調查結果 馮驊倡縮短投票時間減出錯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