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政府稱有能力妥善處理特區事務 毋須求助駐港解放軍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最黑暗一夜|陳頌紅網誌

2019-7-25 15:00
字體: A A A

那一夜,確信是自己幻覺。

三、四天之前,左眼久不久出現一道銀色閃光,有時又會從上而下飄落一兩塊白色碎片似的東西,起初還以為頭頂天花有油漆剝落,伸手去擋。直至出現次數愈來愈頻密,才覺得不妥。

如此不尋常,急忙打電話約眼科醫生檢查。

所以,在仍未看醫生的前一晚,真的確信眼前所見,純屬眼疾造成的幻覺,不是現實,沒可能是現實。

黑夜裡的一團團白,照常理推測,應該是光明,或者象徵光明,值得迎接的好人好事好物。天堂白、醫生白、護士白、新娘白、廚師白,還有靈修白,都可以令人平靜安心,愉快放鬆。

誰知道,白色不一定是純潔光亮,不一定是和平寧靜。白色可以是隨時引致失明的白內障之白;可以是京劇裡面代表陰險、奸詐的奸角白;可以是光學之中,當黑體加熱到一個程度時(6500K)所釋放輻射光的白光白(維基百科)──黑色黑到了極點,原來也會變白。

抑或,長久以來是我們一廂情願地以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黑白原為一體?

那一夜,無數白色鬼魅在眼前晃來晃去,明明是新曆七月,卻似在農曆七月。一個乘車地方,一處讓疲倦路人回家歇息的最後一站,竟變陰森地獄。

以為在不合邏輯、劇本爛透的電視劇才看到的場面,以為在杜琪峯的黑幫廝殺打鬥電影才會看到的場面,以為在有惡霸稱王的落後地方才會看到的場面,以為在武俠小說才會看到山賊血洗村莊、連老弱婦孺都不放過的場面,竟然會在電視新聞上親眼目睹。

一幕幕驚心動魄的殘暴血腥影像,一個個鐵證如山卻有人指「睇唔到」的鏡頭,一句句令人無法接受的所謂「交代」和「譴責」,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這裡是宣稱治安好好的香港嗎?

不好。除了眼睛有毛病,是不是我連耳朵都開始有幻聽?

(圖片來源:港台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25日 下午3: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元朗襲擊】辦公室現連儂牆 創新辦:尊重同事表達和分享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