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接旨扮解放軍,變相實行軍法統治!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澳洲的大學|姚啟榮網誌

2019-7-29 23:23
字體: A A A

前學生的一家趁香港的暑假來悉尼旅行,四口之家有兩個小朋友,行程當然不能很自由,看風景是一部分,玩樂其實很重要,否則為甚麼叫旅行。所以我特別介紹了市中心的Powerhouse Museum,從趣味中學習,一定不會令孩子失望。正如學生參加遊學團,學習之餘,不遊玩耍樂一番就失去了「遊」的意義。如果要學英語,找個真正紅鬚綠眼的「鬼佬」或「鬼婆」,不是更爽快嗎?千里迢迢來到悉尼,在大學紅磚瓦的大樓裡上上課,沾染一下學院的氣氛,可算值回票價。大學的英語學習中心也樂於玉成其事,安排妥當,特別隆重其事。到課程完畢,學生每一手執一張印上大學校徽的證書,表示英話水準上升了另一層次,別有一番滿足的滋味。我有個朋友,認識一些國內的教育機構,也想聯絡悉尼的大學,安排學生暑假到來。好不容易,找到了正確的負責人。後來才知道,可惜給別人搶先一步,今年已經沒有一個空檔留下。想不到這類在大學上課的英語課程,因為有大學的名聲作後盾,不單止悉尼是熱門。墨爾本和布理斯班的大學也是大家熟悉的大城市,也應該一樣受到歡迎。但你會否考慮其他市郊的的大學呢?我沒有做過甚麼調查,但一定要不及大城市的著名大學。付出差不多的費用,卻進了一所沒有知名度的大學,是否有些不值?

許多人都認為大學的排名很重要,所以無論如何,一定要就讀有名的大學。根據Times Higher Education 網站的澳洲最佳大學排名,第一位是墨爾本大學,第二位是澳洲國立大學(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簡稱ANU),第三名是悉尼大學。Times Higher Education 只不過是其中一間大學排名的網站,在其他的排名網站,這三間大學的位置都各有高低,卻永遠在首五名之內,可見水準不相伯仲。海外的學生一定聽過墨爾本和悉尼大學,但可能真的沒有聽過澳洲國立大學。

澳洲國立大學位於首都坎培拉。正確地說,坎培拉是國家的行政中心,位於澳洲首都領地(Australian Capital Territory)之內,面積八百一十四平方公里,人口約四十一萬人。坎培拉地處內陸,位於新南威爾士州內,距離東海岸一百五十公里,西南方為大雪山。坎培拉的氣候非常極端,夏天酷熱上升到攝氏四十二度,冬季又會下降至零度或以下,最冷的紀錄為零下十度。有人說塔斯馬尼亞州的冬季嚴寒,因為南極的凍空氣北上刮過來。塔州是個大島,溫度會因海水而調整。但坎培拉的冬天平均只有攝氏十度,真的比塔州更寒冷,地面經常結霜,住慣熱帶和亞熱帶的學生到來讀書,除了生活簡單,週末冷清清,可能覺得一點也不好受。但求學時期,生活的享受是否屬於次要?至於生活所需,坎培拉其實跟其他城市沒有什麼不同。坎培拉唯一交通上的缺點,是缺少國際的直接航班,目前只有新加坡航空和卡塔爾航空(Qatar Airways)兩間公司提供服務。

創立於一九四六年的澳洲國立大學,本來是只打算開辦硏究院課程,今天當然並非一所普通研究院。它也是澳洲擁有最多包括現在任教或曾經就讀的諾貝爾奬得主的大學,比其他院校遙遙領先。記憶中它也是每年奪得最多政府研究經費的大學,難怪值得自豪。在學術界,澳洲國立大學一定比澳洲的其他大學更有地位,至於墨爾本大學和悉尼大學,同樣是海外學生的至愛。二〇一八年墨爾本大學總學生人數達到五萬人,教職員八千人。本科學生佔百分之五十一,海外學生數目已經達到百分之四十。至於悉尼大學,學生人數接近六萬人,海外學生人數快將接近一半。據說聯邦政府有法例規定大學的海外學生人數不能超越百分之五十。如果傳聞屬實,大學的教與學會因為海外學生的人數過多而受到嚴重影響。其中令人擔心的,學費是收入來源,如果減少了海外學生,是否表示大學的發展也會延誤?

悉尼大學的學生人數,在全國大學排行第三位。第一位是位於維多利亞州的莫納什大學(Monash University),學生人數達到接近六萬五千人,本科生佔了四萬六千人。硏究生最多的大學,依然是墨爾本大學和悉尼大學。這兩間大學的許多數據如此相近,好像競賽的選手,可能它們彼此並非視對方為假想敵,但不免有許多的比較。一如墨爾本和悉尼這兩個澳洲的最大城市,許多人把它們互相比較。曾經有人說選了坎培拉作為首都,就是因為不想其中一方失望。不過這個說法,經過考證,並非主要原因。

澳洲有四十三所大學,其中只有兩所是私立大學。論名氣選擇大學,也是這裡部分父母的正常心態。但每所大學的個列院校都有優劣,不能只看大學的排名榜。到了就業,這裡的僱主着重的還是面試時的表現,成績單上的表現只能作參考。澳洲人也非常重視人際關係,許多人找工作是通過人與人之間的網絡而成功的。大學的科目中小組活動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大家都希望通過小組培訓領袖和合作的關係。即使你個人能力超卓,也不能不跟群體合作。

那麼領袖有甚麼作用?好的領袖當然是一個社群的道德靈魂,走向未來。領袖時而出現,時而隱世,到底在哪裏?唯一解釋的也許是這個領袖已經不再是領袖,早已被取代,背後有真正的指揮者。她變成了傀儡,任暴力肆虐。在一切的喧嘩中,我只希望在最好的時代中,最壞的年代沒有到臨我們年輕的一代身上。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7月29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林榮基:為劉康寫代序|特約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