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七區集會】警深水埗施放催淚彈擊中記者頭部 《大公》記者被指襲警一度被捕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制水|姚啟榮網誌

2019-8-5 23:23
字體: A A A

如果新南威爾士州大悉尼地區於六月一日起的第一階段制水措施未見成效,恐怕快要推行第二級制水了。第一階段制水主要限制居民在早上十時前和下午四時後,在前後院澆花的時候,必須要套上花灑噴咀減少浪費食水。這個管制,包括清洗地面、私家車輛、遊艇和建築物,甚至於自己的游泳池注水也是在規限之中。三個月的寬限期過後,大家不依法,個人會被罰款二百二十澳元,商鋪會被罰款五百五十澳元。從六月至今,雨量的確比正常少。有一陣子沿海一帶灑過幾天的雨,旱災災情卻毫無舒緩的跡象。雨水落在草地,馬路和大家的前後院,就是不落在遠遠的集水區內,所以即使叫做下過雨,不過情況依然,又要準備進一步的制水了。

悉尼有點像香港,沿海一帶住了許多人,但食水從來不是來自海上的。正如大家以為悉尼這個海邊的城市,從不缺乏海鮮一樣。我們吃的鮮魚,早已沒有多少來自大海,大都是飼養的。例如我愛吃的三文魚,除非註明Wild Caught(野生捕獲),都是來自飼養的農場。如果你參加往塔斯馬尼亞州的旅行團,可能其中就包括了養殖鱒魚和三文魚的農場。有朋友到過這些農場嘗試一遍鮮魚餐,味道還算不錯,可能是鮮魚烹調,滋味跟在超市冰櫃裡的有些分別。但飼養的魚的飼料是否中外有別?倒是一大疑團。澳洲本地的飼養的三文魚,也曾經被驗出超標的抗生素。普遍以為食魚有益健康,但進食魚中的抗生素,反而對健康有害。有個開設養魚場的朋友自遠方來,以自身的經驗,勸介切勿進食飼養魚。因為要保持魚健康肥大,遠離病菌,不免在水中重手落下抗生素。他自己是不吃這些魚的。難得他的坦白相告,聽得心驚膽跳。自此特別留意魚的產地。最後只能相信澳洲本地的養魚。品質上有什麼問題,還可以向政府的競爭和消費者委員投訴,得到處理。

香港以前的食水來自水塘,印象中這些水塘已經變成了郊遊的勝地了。中學時每天上課必經的大潭水塘,四十年來水壩上的大潭道,還是老樣子,同一時候只能夠容許一輛大型巴士駛過。那時候坐在巴士上層的我,總是探出窗外看看對面駛近的私家車和巴士之間,有多大的隙縫。膽大的司機瞬間即過,膽小的戰戰兢兢,恐怕發生意外。連續數天大雨,大潭水塘滿溢,多餘的水從水灞滾滾而下,發出隆隆巨響,又是一番景象。今天香港的食水百分之七十來自八十七公里外的東江,沖廁的依舊是海水。據一項調查發現,我們熟悉的城市之中,每人每年的平均耗水量,以廣州最高,為七百多立方米,其次是上海,達到六百多立方米,香港為一百八十立方米。澳洲的墨爾本不過是八十立米左右,和巴黎差不多。有趣的是,香港的水費是全球最便宜的其中一個地方。澳洲的水費,每一百立方米要三百澳元,比香港貴三倍多。

水費貴,減少用水,理論上不是節省開支了嗎?不過水費單裡面,魔鬼在細節中。最近的一期水費單中,我們三個成年人三個月只耗了三十立方米,單就水費而論是六十三澳元,不過其他的費用包括服務費、排汚費及雨水排水區費用共二百元,所有費用合計二百六十三元。其中最貴的細項是一百六十五元的排汚費,佔全部支出的百分之六十。即使可以節省用水,但原來你汚染地球的費用更昂貴。污水中百分之七十來自家庭,包括廚房、洗手間和洗滌衣服。有研究顯示洗碗機耗水較少,但為了減少耗水,搬到這個房子時要裝修廚房,我們结果沒有裝設洗碗機。生活中排污是不可避免的一部分,要付上昂貴的排汚費,實在不得已。但如果政府能夠把排汚費用諸保護和改善環境,這個排汚費也許是值得的。

悉尼的食水來自藍山國家公園和南部高原,主要儲水區位於悉尼以南六十五公里的Warragamba大壩。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悉尼水荒,州政府決定由一九四八年起興建這個水庫,一九六〇年落成使用。現今百分之八十的悉尼食水由這個水壩供應。上一次大壩滿溢已是二〇一二年三月,最近一次最低儲水量是二〇〇七年的百分之三十三,到二〇〇九年中實施食水管制才解除。大壩的儲水量兩年来由最高的百分之九十五下降到今天百分之五十三。第一階段制水聲中,州政府呼籲悉尼居民要學習一下墨爾本居民的耗水量。現在墨爾本人每天平均耗水量為一百五十五公升,悉尼居民卻達到二百公升。如果不節省用水,悉尼每兩分十五秒就耗掉一個奧運標準游泳池的水量。

位於Kurnell的海水化淡廠為悉尼市供應百分之十五的食水。州政府曾經建議拆除化淡廠,幸好最後由一個財團購得,繼續營運,及時在這個世紀旱災中提供水源。不過海水化淡的成本過高,過程中消耗能源、釋出的有毒的物質排出海中等等,都引起相當大的爭議。水荒是全球氣候暖化中帶來的問題。但有些白癡國家領袖故意忽略日趨嚴重的氣候暖化,只集中討論短期的經濟效益。

澳洲的旱災持續多年,近日各州的水務部長才決定坐下來商討一下如何解決問題。但改善環境不是靠辦公室的議決。沒有從國家層面的推動,根本沒有改變的可能。氣候暖化是人類活動造成的,現在恐怕上帝插手,也不一定能夠把地球滅亡的方向逆轉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5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街坊加入指罵警員 游清源:元朗效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