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七區集會】網傳解放軍混入港警 警務處澄清「全屬謠言」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最殘忍的反思|陳頌紅網誌

2019-8-6 14:00
字體: A A A

大部分人都不懂,包括我。

行為藝術,往往最容易引起爭議。有新聞報道,一個拉脫維亞行為藝術家,在兩個助手沒有任何麻醉的情況下,親手割下他們背部的肉,然後慢火煎香,再遞給剛被割肉的兩個助手,自己品嚐(不知道兩個助手事前有沒有要求「三成熟」還是「七成熟」?)。藝術家想表達的是,在末世中,當人類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吃,或者就會出現人吃人的可悲場面。

整個割肉烹煮過程,在網上直播。由於太血腥殘忍,不但被網民罵個天翻地覆,更有人報警。姑勿論他的手法是否太極端,但他的目的還是達到了。至少,在看完新聞之後,我不但立即上網搜尋人吃人的歷史,又重溫無線「神劇」《天與地》的劇情,記起林保怡和黃德斌在飢寒交迫中,如何為了保命而吃掉好友。更不斷想像,萬一到了將來,全世界都鬧飢荒,連最難入口的老鼠、曱甴、蜘蛛都被吃清光,想找一塊樹皮啃啃都找不到,到時候,我會不會因為餓得太過分,最終吃人?抑或,完全不能忍受肚餓的我,會是第一個餓死而被人吃掉?

若論殘忍,一九八四年澳洲行為藝術家Stelarc,在紐約街頭,以十幾二十個鐵鉤,鉤住自己赤裸身體上的皮,吊在馬路上空的驚嚇度,可能更高。而且這一個表演,他在世界各地重複了很多次。有時是在室內,吊起自己作打坐狀,有時則以飛天姿勢吊著。看到被鐵鉤鉤著的皮在淌血,實在有點看恐怖電影的恐懼,更令人不禁想到滿清十大酷刑的「剝皮」。到了二oo七年,Stelarc又進行身體改造,把一隻在實驗室以細胞、軟骨組織培植的耳朵,由整形醫生替他「種」到左臂內側。這些所有藝術行為的意念,都是希望大家反思自己脆弱的身體和有限的能力。

行為藝術,也許就如「赤裸」的大衛像,看在不同人的眼裡,結果會是差天共地的感覺。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6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5反修例罷工】政府重申示威者將港推向「極為危險邊緣」 再拋國旗入海「挑戰國家權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