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錢大康稱會譴責任何暴力 未回應警方「叉頸」是否有錯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人生只要不「包尾」|陳頌紅網誌

2019-8-8 14:00
字體: A A A

沒有人願意做最差、最底層、最「包尾」的一個。

所以考試可以考「尾二」,最好別「包尾」;長得不漂亮、不英俊都認了,只要不是友儕中最醜的一個(至少自己認為不是最醜的一個);在公司裡面,薪金、職位可以很低(也不由自主),但有其他人墊底最好;親朋好友之間,自己的際遇即使沒其他人那麼幸運,都不要緊,只要不是最倒楣就行。

其實「尾二」跟「包尾」,差別不大,但我們就是對「包尾」有一種天生的恐懼,只要有機會能跳上半級,必定不遺餘力。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排隊。哈佛大學一項研究發現,每當人們排在隊伍最後一個位置,大部分人都會不耐煩地東張西望,隨時飛奔去其他隊伍。有趣的是,只要有一個人跟在自己身後,換隊的機率就立刻降低。這就是「殿後厭惡症」(《科學人》)。

普林斯頓大學也做過類似研究。實驗中,受試者被分成不同等級的受薪者,而每級之間的薪金差別只有一美元。之後工作人員給受試者兩美元,任由他們把錢送給低於他們或高於他們一級的人。結果發現,超過半數受試者,情願把兩美元送給高於他們一級的受薪者。原因是,若把兩美元送給低一級的人,他們的薪金就會高過自己,變相令自己成為最低級別的受薪者。原來,我們並不是自以為那麼鋤強扶弱。

某天去友人家中團拜,都看到相近情況。其中一人提起去年農曆年在澳門贏了錢,於是大家便聊到意外之財。有人問:「如果忽然有一千萬,但不准捐出去、不准自己要、不准給親人,只能送給朋友或認識的人,會送給誰?」有幾個人選擇老師、醫生,也有人選擇初戀女友、有恩於自己的舊老闆,我則選擇了一個外賣嬸嬸。竟然,沒有任何人選擇把錢送給經濟環境比我們稍差的朋友。現在回想起來,可能大家都擔心自己會變成朋友堆中最窮的一個。

(圖片來源:Competitor.com YouTube影片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8日 下午2: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律政司要員揭穿,鄭若驊濫告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