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社民連特首辦請願 林鄭現身接信(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電視節目《從第二十到一》|姚啟榮網誌

2019-8-12 23:23
字體: A A A

以前的澳洲電視,久不久就出現一個《從第二十到一》(20 to 1)的節目,內容包羅萬象有,本地和外地的生活均在其中。其中有數集由伯特·紐頓(Bert Newton)主持。紐頓是澳洲電視的殿堂級人物,形象有如香港的盧海鵬。紐頓現年八十一歲,二〇一八年澳洲郵政把他和其他四位曾經當紅的電視人物,出版了一套郵票,名為「電視台的傳奇人物」,可見紐頓在大家心中的重要地位。紐頓曾効力「九號電視台」(Channel Nine)和「十號電視台」(Channel Ten)。二〇〇六年至二〇一二年重回「九號電視台」,接手主持一小時長的《從第二十到一》節目。那時候我們剛開始在悉尼生活,除了看報外,還是看電視了解此時此地最有用,所以養成了傍晚連續看三至四個電視新聞報導的習慣:五時看「十號電視台」,六時看「七號電視台」、六時三十分轉看SBS,到了七時再轉台到澳洲廣播公司(ABC)。這段時間開始習慣早睡,再多看一個節目就差不多就寢了。記憶中看過不少《從第二十到一》,認識了不少澳洲人心目中的所謂之最,獲益不少。

《從第二十到一》採用倒數形式,像揭曉謎底,十分有娛樂性。其中一集説到最能代表澳洲的東西,就十分出人意表。我們邊看邊猜,由於認識有限,最後當然猜不透排在首位的是「人字拖」,澳洲人叫它做thongs,不是我們熟悉的sandals。Sandals普遍指露出腳趾的涼鞋,包括「人字拖」。每年一月二十六日的澳洲國慶日,你會看見超市出售大量印着國旗的人字拖。將國旗用赤足踐踏,是否有損國家形象?這當然是大驚小怪。澳洲人從來沒有這麼想,你甚至看到國旗印在沙灘短褲上面。國旗包着屁股,外人看見,是否覺得更不雅?澳洲有升國旗的守則,怎麼做得對可參考網上的細則或下載小冊子。至於商業用途,內政部也公佈過一定的規則,使用者按照規定申請便可以了。從未聽聞用國歌作為作為行為準則來限制大家發言的自由。普遍澳洲人覺得國慶日是應該歡歡喜喜。老實說一月下旬還是酷暑之中,穿上沙灘短褲和人字拖,走在沙灘上,慶祝這個年輕的國家,才是道理。

不過有些澳洲人的確有點魯莽。二〇一六年九個澳洲人參觀馬來西亞舉行的一級方程式賽車比賽,慶祝澳洲車手丹尼爾·里卡多(Daniel Riccardo)奪得冠軍,喝了些酒後,脫下外衣,光着上身,只剩下下身穿着用馬來西亞國設計的泳褲,在人叢中手舞足蹈,熱烈慶祝一番。他們以為此舉充滿幽默感,純粹開個玩笑,但旁觀的馬來西亞人大吃一驚,覺得這是個猥褻的行為,也侮辱了他們的國家和文化。當地的警察局長表示最低限度要把他們關禁四天和罰款,最後當然被驅逐出境。

澳洲人普遍衣著隨便,不拘小節,衣服上穿了幾個洞已很常見,幸好未曾見過有人穿泳褲上班。所以公共車輛上看到人穿人字拖涼鞋有什麼稀奇。至於穿了一套西裝下身運動鞋也很常見,因為大家回到辦公室後才換上像樣的鞋,才確是夠舒服。有些同事上班前到健身中心做簡單的運動,出了一身大汗,沐浴後才回來上班。悉尼不少私人健身中心開放七天二十四小時,給大家無抱無束的自由出入,方便得很。除了穿上人字拖,澳洲人不少也愛赤足。赤足在草地上奔跑固然頗浪漫,但赤足走在石屎地上,感覺又如何?甚至有人赤足參加競跑。赤足競跑是否有益未必有甚麼爭議,因為許多贊成者認為設計差的跑鞋不但未能保護足踝,反而引致更大的損傷。最近一項在英國運動醫學的期刊上指出,赤足競跑的好處的結論暫時仍然非常有限,研究者要花更長的時間了解赤尼競跑和受傷的關係。不少赤足競跑者最初都覺得有點不適應,但足底和地面的接觸後反而令他們有種不同的體會。我的擔心的反而是路上的尖鋭的碎石和碎玻璃。不過赤足跑步了一陣子,足底的皮膚變厚,會否增強了保護的能力?

《從第二十到一》的成功是從澳洲人的角度出發。例如澳洲人心目中的荷里活巨星,跟我們以前理解的很不一樣。澳洲的電視明星的名字,對我們來說簡且是外星人。像紐頓這般的家傳戶曉人物,後來才逐漸認識起來。認識的澳洲電影明星,最初以為他們都來自英美。女星妮歌潔曼(Nicole Kitman)當然是大明星,出生於夏威夷,成長及成名於悉尼,每當她和丈夫Keith Urban一家四口回到悉尼,「七號電視台」必定追蹤及報導他們。男星之中我最愛休·傑克曼(Hugh Jackman)。電影庫網站IMDB把他列為眾澳洲明星的首位,大家熟悉的羅素高爾(Russell Crowe)只排在第二位,妮歌潔曼排第三位。傑克曼在X-Men系列中的金剛狼(Wolverine)固然令人印象難忘。他又懂唱歌跳舞,身型勁fit,經常在歌劇中演出。日常生活中他也沒有架子,大家可以經常在街上或球賽的觀眾席上看到他。傑克曼近年的最佳演出,就是在改編自法國作家雨果的小說《悲慘世界》(Les Miserables)的同名歌舞劇電影中飾演假釋犯Jean Valjean,最後棄惡從善,拯救他人。傑克曼因為飾演這個角色獲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獎。

《悲慘世界》的背景是十九世紀的法國。可是電影中的其中一首插曲《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卻一樣令人共嗚。相信大家一定聽過網上的廣東話改編的版本《問誰未發聲》。我不是悲觀主義者,但覺得從古到今,為什麼對抗暴政、追求自由的代價,總是令人沮喪不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12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12警總請願】警方派員接請願信 市民商後續行動(有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