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代表一眾元老,反對出動解放軍!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不說廣東話的原因|陳頌紅網誌

2019-8-15 14:30
字體: A A A

我有九個表弟妹。他們全部都在外國長大,美國、加拿大、新加坡。其中只有三個能說流利廣東話,兩個說流利國語,其餘四個,僅僅能聽得明一點廣東話,但要他們講,比要我做倒立更難。

他們的父母,即我的舅父舅母姨丈阿姨,都是說廣東話,在家裡跟他們也是以廣東話溝通,但隨著他們入學念書,他們只願聽、不願講,回答父母的說話時,九成講英語,慢慢地,說廣東話的能力就更低。

幾年前,其中一個表弟來香港旅遊,滿以為自己聽廣東話的能力不差,也能講一點點,便足以跟香港人溝通。殊不知因為很多發音、字眼、句子結構問題,製造了不少笑話和誤會,結果輕則混淆了太古城和太古廣場、重則以為自己遇上騙徒,幾乎要報警。

有時候會想,從小到大都處於有廣東話的環境,為什麼他們只能聽不能說?首先,聽是被動的,例如有人不停在耳邊播放一首歌,即使我們沒有刻意去聽,但這首歌的旋律和歌詞,都會植入我們的記憶。但開口說話卻是主動的,要刻意去學習和模仿,要在腦裡面整理句子。這就是很多人聽得明白鄉下話,卻無法說出完整句子的原因(正如我也聽得明桂林話,卻不懂說)。

此外,根據日本早稻田大學的經濟小說家、政論家橘玲的《殘酷:不能說的人性真相》,對孩子來說(尤其已經上學的孩子),同儕關係比家庭關係更重要,因為在他們眼中,父母只是養活他們,但同儕卻直接影響他們的日子過得是否開心。他們希望自己能附屬於一個小團體,跟團體成員一起讀書玩樂,很擔心被摒棄在外。於是同儕的語言、同儕的興趣,都會比父母的語言和興趣更重要,「攸關死活的不是與父母對話,而是如何和年長的孩子們溝通。」當同儕的規則凌駕於父母的規則,他們情願叛逆父母,也不想被同儕排擠。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15日 下午2: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光復紅土】警方發反對通知書 申請人料市民仍會自發上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