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最後倒數,由唐英年做看守特首?!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離我遠一點好嗎?|陳頌紅網誌

2019-8-19 15:00
字體: A A A

我明白。如果在櫃員機前排隊,而正在使用的人有幾百項交易要做,一會繳款、一會轉帳、一會查詢餘額、一會更改密碼,等到天昏地暗仍未輪到自己,的確會不耐煩。所以,能在網上銀行辦理的事,我都盡量在網上搞。真要站到櫃員機前,九成九只是提款,佔據櫃員機的時間十分短。

但站在背後的人,仍然嫌我慢。

有一天剛把提款卡插入櫃員機,後面來了一個女人。首先她貼得我很近,近得我頸背有一股強大氣流在移動,近得我聽到她講手機時對方的聲音。然後她不時把頭伸向前來看屏幕,令我感到私隱受威脅,非常不自在。終於忍不住轉頭安撫她,「我很快,你稍等好嗎?」她用普通話說了聲「行」,這才站直身子。一拿到錢,我數也沒數便走開,免得她再像貼身膏藥一樣黏住背脊。

不知道她是否很趕時間,抑或甚少用提款機,想向我偷師,總之她的舉動實在令人不舒服。

去年在京都乘巴士,經過一間挺受歡迎的燒牛肉專門店,看到門口有一條長長人龍。那條人龍有一個特色,人與人之間少說也有兩尺距離,而且整條人龍都如是。若在其他不愛守規矩的國家,出現這樣疏落的人龍,那兩尺空間想必不會浪費,肯定可以多插兩三個人進去。

某年看電視新聞,內地春運時的火車站,排隊人龍模式是背貼胸、胸貼背,後面的人甚至會把手搭在前面的人之肩上,異常親密。忽然聯想到化妝棉。每次去旅行,都會用一個小小塑膠袋,裝著幾十片棉花。為了塞得進所有棉花,便大力擠壓。電視中看到的人龍,就是這樣。

在上下班時間要擠進港鐵車廂,勉強還能接受摩肩接踵。但使用櫃員機──能不能稍為離遠兩步?或者有些人不介意私人空間被陌生人侵入,更不介意讓別人看到自己的戶口餘額,但我介意,不想後面的女人覺得香港人真的很窮。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19日 下午3: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移交逃犯修例】特朗普主動就香港局勢表態 稱天安門式鎮壓不利貿易談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