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出席行會前見記者(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業主的眼淚|姚啟榮網誌

2019-8-19 23:23
字體: A A A

八月是冬季最後的一個月。半個月過去了,數一數寒冷的日子少。冬天清晨前的確有些寒冷,離家時仿似黑夜,抵達市中心時可能只見晨光的第一線。今年其實未曾覺得很寒冷,我家附近的最低溫度還是徘徊在攝氏七至十度左右,只有幾天低見四度。往年駕車經過附近的一條街道,最低的記錄為二度。在大悉尼地區,我未曾見過低至攝氏零度。不久之前,今年藍山一帶例如大鎮卡通巴(Katoomba)和布萊克希思(Blackheath)剛下了連場大雪,實在罕見。這場暴風雪起自南極的冷鋒,從南澳州刮到維多利亞州,再越過維州和新州之間的大雪山,經過南部高原,終於來到悉尼。聽說甚至影響昆州的布理斯班,氣溫也下降到新低點。但這個冬天已經不很像冬天了,除了數天寒冷外,氣溫比以往都回升了,日間在陽光下也溫暖得很舒服。猛然才想起今年前院的草地上未曾見過結霜。當然在城市裡,有人依舊穿大衣,但也有人穿着薄薄的衣服在路上走,可惜真的沒有什麼冬天的氣氛。這樣子下去,有一天冬天可能會遠去了。

雖說普遍氣溫不低,但那場暴風雪使大雪山變成一家大小的樂團。南部高原和藍山一帶鋪滿了白雪,大家玩雪球,堆雪人。但有一間房子的屋頂給吹走了,也有人在山林間迷了路,幸好得到及時的救援,不至於凍斃於風雪中。大雪也沒有多少影響交通,只是孩子不用上學了,家長也可以請假在家照顧孩子。有一天的額外假期,實在很快樂。

讀中學的時候,大家總愛問一些滿有道理的問題。其中一條是問:夏天和冬天,你喜歡哪一個?我的一個同學答得很得體:冬天。因為可以穿上厚厚的衣服。至於夏天,脫光衣服還覺得熱,有什麼辦法呢?總不可能連皮膚也脫去吧。那時候冷氣機不像現在那麼普及。印象中課室中電風扇還是唯一散熱的方法。大家儘量打開所有窗子,讓空氣流通。不過炎熱的記憶還不及寒冬多。我記憶中的有年寒冬,在攝氏七度下和數個同窗回到學校搞戶外燒烤,寒風凜冽下確是有不一般的滋味。炎夏中,只記得匆匆爭先恐後走上巴士的上層的最前座,打開窗子,解開上衣的領口,巴士行駛中迎風吹,果然涼快得很。

不過現在的房子,入伙前普遍已經安裝了空調。老實說,空調就是原來的意思,比叫冷氣機還要好。悉尼的房子普遍安裝的都是分體式的空調,所以真的能夠做到冬暖夏涼。此間的消費者委員的雜誌《The Choice》,比較過不同的製暖方法,包括燒柴、電暖爐、石油氣暖爐、電毯和空調,結論還是以空調最具能源效益。燒柴當然是最原始,但不能不怪責它造成空氣汚染,而且如果空氣流通不佳,也會帶來房子裡的人呼吸困難。研究顯示,低收入的人士可能因為吃下的食物份量不足,房子裡長期開着暖爐保持身體溫暖,反而消耗更多能源。一般來說,只顧着自己舒服而開着暖爐,其實很常見,不過只要穿多點衣服,經常活動一下四肢,也可以保持溫暖。冬天在陽光下走一會,其實比坐在室內還要舒服。將來沒有冬天的日子,你不會在灼熱的陽光下漫步的,再也沒有那一種暖暖的感覺。

新房子設備齊全,大家都喜歡。不過許多新落成的樓宇千瘡百孔,大家才驚覺它們真是金玉其外。二〇一七年倫敦的Glenfell Tower大火,燒死七十二人。最近的死因硏訊發表長達四百二十頁的報告中,首先一部雪櫃的塑膠部件引發小火,迅速燃燒着覆蓋大廈外牆用作隔熱的一種易燃的鋁質板,因此波及整幢大廈,結果只有二百五十人生還。製造這種叫Reynobond PE物料的美國公司Celotex已經停止及收回這些產品,但用上了的大厦不計其數。今年二月墨爾本一幢大廈可能就由這種物料引發大火。許多人已經提議全國禁止使用,但是進度非常緩慢。政府也不公開公佈這些樓宇的名單,但已經私下通知了樓宇的業主,以免引起 公眾恐慌。這樣做,當然令樓宇買賣得以如常進行。樓價不會大跌,避免政府減少印花稅的收入。是否影響到大家的知情權,有待政府的澄清了。

根據消息,單以新州計算,使用了這些易燃物料的大厦有公寓,有政府物業,有商業樓宇,甚至有學校。有些正在進行拆除的工程。總數有三百多幢。最近除了位於Mascot區Mascot Tower出現結構性的問題外,再前些日子位於奧林匹克公園(Olympic Park)區有三十六層高的Opal Tower出現搖晃,石屎剝落,鋼筋外露。Opal Tower有一百六十九單位,住戶於二〇一八年八月搬入。今年二月事件曝光後,發展商和政府互相卸責。政府表示不是它的責任,因為樓宇的結構及發出滿意紙由發展商自己聘用的驗證師負責。事情曝光後,住戶有一段時間有家歸不得,等候證明結構安全後才搬回入住。政府則破例向業主提供免息貸款租住其他地方。

這個罪魁禍首是誰,不能不說是州政府。當年為了鼓勵發展商投資,不惜廢除由政府負責檢驗落成的樓宇的做法,改為由發展商自行監督。大力支持這個法案的其中一人,叫Lyall Dix,最近被揭發於八九十年代屢次被人投訴不稱職,被罰款八萬八千澳元,後來更於二〇一二年起停牌五年。希臘神話中,Opal是奧林匹克山上的眾神之首宙斯(Zeus)的眼淚。如果你花掉一生積蓄買了Opal Tower,現在一文不值,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19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8.18民陣集會】警方:「12.8萬人」數目僅供內部參考調配人手 非代表參與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