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交逃犯修例】林鄭出席行會前見記者 稱不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有片)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狗吠深巷中|姚啟榮網誌

2019-8-26 23:23
字體: A A A

晚上附近的一家傳來狗吠聲,汪汪的叫聲,叫了好一會又停下,停了沒多久又吠叫。以為是一隻吠叫,又好像是兩隻狗。好奇的想出外看,黑夜裡只知道在那一個方向,分不清楚是那一家,但很可能來自前端街角的房子的後院。夜不深,但我只穿了薄薄的外夜,穿上拖鞋,沒有想過這個樣子要走過去,就在自家前院觀望,忽然吠聲就不見了。澳洲的市郊的小路,街燈並不多,遠遠的一盞照明,有時候給茂密的樹冠覆蓋着,只照亮很小的範圍,離開了又是漆黑一片。以前有個朋友說區議會認為增建路燈需要額外經費,如果沒有人提出要求,就當作平常。但他覺得晚上他的門前漆黑一片,半點安全感也沒有,於是寫信給區議會建議在他的家門前加建一盞路燈。結果交涉了好一會,區議會終於安裝了路燈。有了路燈,心裡自然覺得舒泰。小路一般只有一邊建了行人路,晚上不想在黑黑的行人路上走,就走出了馬路。我的朋友其實不是幫忙經過的車子,而是照顧了回家的人。在路燈的映照下,起碼駕駛者知道有一個人正在趕路。如果你是正在趕路的人,你也可以看清楚前方,或者有沒有一隻負鼠(possum)突然衝出路中。

所以晚上熟悉的聲音,多是負鼠在屋頂奔跑或在懸空電線上互相追逐發出的吱吱叫聲。狗吠聲倒是第一遭,當然很奇怪,而且不像是遇上陌生人的那種兇兇的吠叫,而是好像是叫喊,等候主人到來,或是引他別人注意的吠叫聲。我不懂狗的語言,其實可能錯誤地以為牠們遇到什麼特別的事情。動物當然有牠們的表情,狗咧嘴,是否表示這是個笑臉,或者反過來可能是一個否定的表示出說不定。你是獸醫,當然了解動物的某些表情的意思。如果你和動物相處久了,也會有種默契在內,自然較其他人明白多一點。我想過把晚上聽到的吠叫,錄音給養狗的朋友聽聽,也許可能知道牠們到底在叫什麼。

我有一個朋友本來想到海外升學。可是狗患了病,年紀又大了,生命快要走到盡頭。由最初我們認識這頭小狗,逐漸變成了大狗。朋友給狗拍攝了許多照片,又用狗的名字做Instagram旳帳號,結果成了名,有許多的追隨者。看到狗在沙灘上跑,在草地上躺著也翻滾著,就知道朋友把牠當做家中的一份子了。這頭叫Molly的狗成為了他們生活的一部分。以前還見她帶着Molly來到校園來。一轉眼已有十年。為了陪伴Molly,朋友就放棄了升學,等待牠走完短短的一生,才再計劃將來。像人一樣,狗走到生命旅程的終點,你也看到牠的毛變灰白,眼神呆滯,行動遲緩。有時候看到一頭年老的狗由主人拖着慢慢走。再看看主人,也在暮年,緩緩地走着。狗和人就這樣每天相伴走下去,你看着如此的一幕,沒有可能不傷感。

我的朋友中養狗的並不多。有個朋友喜歡狗,所以遷到新的排屋別墅,為的是有養狗的自由。結果他們養了兩頭小狗。狗需要每天散步,做了狗主人,不可能不跟著walk the dog。我們取笑他每天抽空走走,健康不好才怪呢。狗有生理需要,途中尿尿自然常見,但拉屎就更要好好處理。有公德心的主人帶着一個小小的膠袋放狗,就是用來執拾狗糞便。在悉尼市的許多公園,你會看到垃圾桶旁掛上了放置狗糞便的袋子。有了如此貼心的服務,你也不好意思不清理一下自己狗隻的糞便吧。

養一頭狗,可能不比養一個孩子輕鬆得多。但狗和你之間的相處,雖然不靠言語,也有一定的方法。以前我的中文老師說過狗的嗅覺除了很靈敏,牠們還會嗅到你因害怕而發出的氣味趁機欺負你。所以必須裝作若無其事,否則狗會死纏不休。這個中文老師還教我們相馬,看馬的毛色知其狀態,可惜我沒有學會,不然我或許可以提早退休享受人生。後來一本網上的小書教我如何和遇上的陌生的狗相處。作者建議不要走向狗,停着不動,裝着若無其事,慢慢走開。結果戰戰兢兢嘗試了幾次,好像還頗見效。馴良的狗例如導盲犬,可以乘公共交通工具,沒有人有異議。我工作的地方有守則規定,如果你有需要帶狗上班,可向上司提出。這個國家看來做狗比做人更幸福。

雖然和狗相處尚算成功,但記憶中少年時的狗吠聲有如夢魘。那時候清晨四時多狗吠聲在山上由遠而近,由近而遠,彼起此落,吵着不得安睡。大人為了使小孩不再多問,總是說遊魂歸去,因此狗吠不絕,千萬不要外出。現在想起來,才恍然大悟這不過是某些人早出工作,經過民居,狗受擾驚嚇,當然吠聲不絕於耳。不過兇惡的狗相非比尋常,給野狗咬個正著也恐怕染上瘋犬症,打醫治瘋犬症針也絕對是惡夢。往事隨時光消逝,原來住了十多年的木屋區後來也變成了公共屋邨。

有人怕狗,有人怕雀鳥。春天將至,大家多要提防喜鵲。為了保護巢中的小喜鵲,牠們不惜襲擊走近的人。狗之中,也有些天性暴戾非常,甚至咬死主人。專家說狗逞兇,可能是因為有許多負面的情緒:痛苦、恐懼和焦慮不安,因此懲罰牠未必有效。但怒火中燒下,明白這道理有幾多人?也有些狗兇殘至極,在權衡輕重之下,最後需要人道毀滅。到了這個時候,追本溯源,始作俑者可能是出自狗主人身上。不快樂的環境,無論如何,總不能培育一隻快樂的狗。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9年8月26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抵制不再屬於香港人的港鐵|思言財雋網誌